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工作研究

    工作研究

    往事昭昭 执念不悔 ---深切缅怀前辈宋玉娥

    发布时间:2018-02-13 高爱东

    2018年元旦刚过,我无比尊敬的烟台市博物馆原馆长宋玉娥先生溘然长逝,享年85岁。先生被誉为“烟台近代史的守望者”,一生致力于烟台文博事业的发展及近现代史的研究。先生的去世是烟台市博物馆乃至烟台文博界的重大损失。作为先生的晚辈,多年受益于先生的谆谆教诲,在工作上获得了先生的无私帮助。谨以此文追忆先生为烟台文博事业做出的杰出贡献,作为对先生的深切缅怀。


    为烟台文博事业殚精竭虑


    先生是她生活的那个时代少有的知识女性。高中毕业后,先是进入烟台市委宣传部工作,后因病于1960年调入烟台市博物馆。烟台市博物馆成立于1958年,先生来时尚处于初期建设阶段,工作千头万绪。当时她并不了解博物馆的工作性质,但考虑到是组织安排,纵有千斤重担仍义无反顾地踏上了这个陌生的岗位,没想到这一干就是近五十年。

    先生勤奋好学,有着不服输的倔强精神。来到博物馆后,作为当时博物馆唯一的一名共产党员,带领十几名同事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博物馆建设。从零做起,刻苦钻研业务,虚心向专家学者求教。每到一地出差,必大量购置书籍或去档案馆查阅资料。那个年代知识的积累必须要靠大量案头工作为支撑。她不顾抱病之躯,伏案不辍,留下了丰富珍贵的第一手资料,这些资料至今还在发挥着重要的史料价值。

    1964年,烟台市博物馆收购到一幅《李墨庄出使琉球送行图》,图中描绘了钓鱼岛是中国的领土。经向领导请示,先生带着这件文物前往北京,送呈时任国家文物局局长的王冶秋阅审。王冶秋曾经在烟台工作生活过,对烟台有着浓厚的感情。正是有这一份渊源,先生为烟台市博物馆争取到了国内有关博物馆拨交一批文物以支援烟台市博物馆的建设。在王冶秋的支持下,她到中国历史博物馆挑选了徐悲鸿、扬州八怪的代表作品、瓷器一共66件珍贵文物。“文革”之后,王冶秋复职国家文物局局长,先生二次进京带回了96件珍贵文物。这些文物充实了烟台市博物馆的馆藏,其中不乏多件国家一级文物,为先生带领团队进行烟台市博物馆的建设提供了精神和物质的双重动力。在先生及其团队的努力下,烟台市博物馆一步一个脚印稳健发展,成为王冶秋盛赞的“我国县市博物馆的一朵花”。

    也是在同一时期,经由王冶秋介绍,先生与徐悲鸿夫人廖静文结下了深厚友谊。后由廖女士牵线,先生得以请郭沫若先生为烟台市博物馆题写馆名,并一直沿用下来。直到现在,全国博物馆中由郭沫若题写馆名的并不多,这在全国都是一份殊荣,时至今日仍为人津津乐道,而先生在其间付出的努力却并不为外人所知,甚至被人误解。后来每当与先生闲聊至此,她都一笑而过,并不介意。这份从容与大度,彰显了先生公义为先、个人荣辱为后的无私精神。

    自1960年进入烟台市博物馆工作,先生在文物收藏与保护方面贡献巨大。她走遍烟台的城镇村落,对400余处近现代旧址遗址进行深入调查,征集了大量珍贵文物和资料。她采用历史文献与实物资料相结合的研究方式,在近代西方建筑文化对烟台的影响方面建树颇深。她建立的博物馆库房账目管理方法,迄今仍是省内各博物馆学习的模板。退休后的她仍不辍研究,时刻关注着烟台文博事业的发展。我清楚记得每年到先生家中探访,谈及博物馆和文博事业的新动向,她都目光炯炯,如数家珍,充满了对文博事业的痴爱。先生曾告诉我,这一生如果哪天没读书,特别是晚上没读书,就感觉这一天白过了,倍感无聊和遗憾。她还尽其所能为馆里提供帮助,冰心纪念馆、烟台山开埠馆的落成和近现代建筑的保护等,都是先生发挥余热辛勤耕耘的成果。


    与冰心的忘年之交


    1964年9月,为了解国家一级文物《烟台海军学堂照片集》的来历,先生辗转打听叩响了冰心先生的家门。冰心的父亲曾是烟台海军学堂的第一任校长,冰心在烟台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对烟台怀有深深的眷念,冰心老人曾感慨:一提起烟台,我的情感就从四面八方融来。年过花甲的冰心听说烟台来人了,喜出望外,热情地招待了先生,并亲切地称她为“乡亲”。这饱含深情的两个字在先生心中激起阵阵波涛。从那个大雪纷飞的冬日开始,先生和冰心开始了长达30多年的友谊。每次去北京的时候,先生总要去中央民族学院看望老友冰心,每次见面,冰心总要问起烟台的变化,每次告别,冰心总要托先生向烟台的乡亲们问好。

    如今先生家中仍有一帧与冰心的合影。照片中两人含笑依偎,桌前有先生从烟台特地带去送给冰心的鸭梨。她们两人之间的友谊是忘年之交,随着岁月的沉淀而愈发醇厚。这不仅是先生与冰心的情谊,也是烟台与一代文豪的牵绊,历久弥香,真挚动人。正是有这一份深厚的友谊为基础,先生推动了烟台冰心纪念馆的建立。2006年前后,先生跟随烟台市文化局的领导来到北京,与冰心家人商量捐赠及筹备事宜。一路上先生精神矍铄,与我们侃侃而谈,讲述冰心与烟台的情缘。先生的记忆力极好,诸多往事从她口中说出,有历历在目之感,闻之让人感慨唏嘘。先生又嘱咐我们在交涉时应注意的一些问题,力求以情动人,希望能将此事圆满促成。到达北京后,先生带我们一行人直奔冰心家中,作为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不顾舟车劳顿,一切以工作为先,其雷厉风行的工作风格让我肃然起敬。经过先生的努力,双方交涉十分顺利,最终冰心的大量手稿、照片及遗物均来到了烟台,冰心纪念馆也于2008年8月正式对外开放。正是在这次合作过程中,先生严谨认真务实的工作作风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讲究细节的工作方式对我启发很大,这些精神一直在激励着我今天的工作。可以说,先生为我们后辈文博工作者树立了榜样。

    烟台近代史的守望者


    先生曾经说过:“烟台市博物馆除了要有古代文物,也要体现地方特色,烟台是近代兴起的城市。理应在近代历史上多下些功夫。”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先生从事了长达40年的烟台近代史研究,先后发表《烟台开埠》《洋行研究》《辛亥革命在烟台》《中国共产党在烟台建立及其早期活动》等著作。先生对烟台近代史研究最突出的体现在对烟台近代建筑的研究保护上。她编纂的《烟台近代建筑》一书,全面系统地阐述了西方建筑文化对烟台近代建筑的影响。

    1989年4月,日本东京大学亚细亚近代建筑史研究会藤森照信教授与中国近代建筑史研究会汪坦教授、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及烟台大学建筑系来烟台对一些近代建筑进行实测,找到先生当顾问。提及这段经历,先生说:“百年来,烟台中西合璧的建筑较为多见,这也是近代中西建筑文化在烟台相碰撞的产物。西方的建筑形制与当地建筑材料和形式相结合,如朝阳街、海关街的商业建筑,这些建筑的门面,采用突出的山花墙或在门旁加设经过变形的西洋古典柱式,而内部仍采用中国的传统建筑形制;内天井院式布局,这种形制的民居在烟台市区到处可见。如广仁路、二马路一带的民居,皆为中西合璧的建筑形制。”这次考察中先生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其中最重要的便是与各位专家一起将烟台英国领事馆、汇丰银行旧址等三栋建筑鉴定为近代亚洲英国殖民地“外廊式”建筑。他们深入调查了100多处建筑遗址,为其写就《烟台近代建筑》奠定了基础。

    烟台百年建筑绚丽多彩,异彩纷呈,俨然是一个自然形成的近代建筑博物馆。先生认为“中国传统的建筑形制在烟台市比比皆是,最有代表性的是奇山所城的民居、中国传统的四合院式,密集的胡同。烟台山及其周围的近代建筑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和建筑价值,是烟台珍贵的文化遗产,反映烟台近代史的进程,反映烟台近代城市发展的概况。这些区片的规划改造,不能轻易把这些近代建筑抹掉,当然也绝不能修葺成妖冶之态。留住的应是这段历史,是其原貌真相。”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烟台市区进行着大刀阔斧的拆建工程,奇山所城面临着被拆除的危机。先生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勇于表达自己的观点,坚持正确的立场,与市领导据理力争,为保护奇山所城不遗余力地奔走,最终成功保留下了这片珍贵的历史遗存,为日后烟台申报历史文化名城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如今,所城里历史街区与朝阳街历史街区的规划改造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将来会以崭新姿态再现公众视野,先生的在天之灵也当感欣慰了吧。

    往事昭昭传乡里,精忠耿耿在人间。五十年砥砺前行,五十年风雨无悔。先生为烟台市博物馆和烟台文博事业的发展呕心沥血,天地可证,日月可鉴。斯人已逝,年轻一代的烟博人自当以先生的事迹为激励,秉承先生遗志,在这片土地上挥洒新的智慧和汗水。

    先生之神,山高水长!


    中国文物信息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