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杨家将的传说

    发布时间:2018-04-13柴福善

    北水峪关挂弓岭,俗称跨儿岭,村里人说是杨六郎在此挂张弓,以镇守关口(摄于2016年12月)_meitu_3.jpg

    北水峪关挂弓岭,俗称跨儿岭

    (摄于2016 年12 月)

    京东平谷北部山区,有座小山村挂甲峪,以新农村建设和民俗旅游而闻名于京郊。

    近年,一家一户都搬进了独门独院的二层小楼,村人尽享着别墅般的山居生活。小村坐落一道沟谷里,转过这些院落,便可见旧时的村落。旧时小村分为上下两片,顾名思义,下片在沟谷下面,上片则在沟谷上面。那些住了一代又一代人的老房子,一时尚未拆去,仍空落在那里。小村虽小,有2座五道庙及六七座三五块石头随手搭的小山神庙。在下片北边五道庙前东侧,1棵大槐树,2搂多粗,连树杈都空了,应该为立庄先人所栽。近年,村里在半山间新建一座龙王庙,供奉龙王等泥塑像。庙内住有道士,其中一位很年轻,自称邱(处机)祖二十七代弟子。问年龄,答“道不言寿”。

    小村立庄应该不是很早,王家先来,自然占据好地方,就住下片了。84岁王海老人讲,王家老哥俩在后北宫村混不下去了,就逃荒到了这儿,已有10来辈儿。王家编有家谱,“文革”中破“四旧”烧了。王家一来,挂甲峪就立庄了。如此算来,也就200来年,约清道光前后,应该早不到一些资料写的明崇祯时。后北宫王家,明时从山东随军过来。不仅挂甲峪王,还有东辛壮王、上镇南山王,都是后北宫王,论起来全是一家人了。

    紧随其后的,当是马家。81岁马和田老人回忆,马家从前北宫村搬来,已八九辈儿。抗战时期,冀东抗日干部李子光开辟地区,住山洞七天七夜,有个马财主天天悄悄给送饭。张家从放光搬来,是远近闻名、带领乡亲致富的村书记张朝起老太爷那辈儿过来的。张家来的晚些,只能上片找个地方安顿了。还有如贾家从小峪子后沟搬来,华家从陈庄子搬来,李家从后北宫搬来。刘家呢,据说从西胡家务(今西古村)搬来,也四五辈了。在那边烧石灰窑,有个棺材山,就是刘家祖坟。

    这是挂甲峪村主要姓氏及来源。入社以前,上下两片不过30多户、100多人。六七十年过去,如今已140户、460多人。

    村人记得,沟谷里有两口古井,井口以大条石砌甃。人们经年累月挑水,将井口磨出一道道深深的沟痕。现在,两口古井都蓬地下了。井边有汉白玉的石槽,五尺多长,三尺来宽,三尺多高,过去人们多在石槽里洗衣物、饮牲口。这两口古井,村里人说应该立庄之前就有了。也就是说,古井不是小村人开凿。那么,又是谁开凿的呢?不得而知。

    村里人告诉我,过去这里是道教胜地丫髻山的地方,后来卖给小村人了。大概丫髻山事后又反悔了,想要回去。小村人就靠这山地为生,经密云官府打官司赢了。村人特意说,这有文书,大概在民国初年。

    有人聚集,才形成村落。形成了村落,就要有名字。放眼望去,左右两山逶迤相峙,中间一道沟谷,西北为谷口,天然的东南高、西北低。沟谷形成于燕山造山运动之际,立庄则在清中后期,无疑是先有沟谷,后有村落。而挂甲峪得名,亦应在立庄之先。即先有挂甲峪之名,待王家人立了庄,就随口以沟谷之名而名村了。那么,挂甲峪又如何得名呢?

    华宗河老人小时曾听太太讲:相传杨六郎打完仗,从南边萧家岭过来,看到一棵大梨树,就把铠甲脱下来挂在上面,自己坐一旁的石崖上歇着。挂甲峪由此而来,村里人说的可能不尽相同,本来是传说,在口口相传中得以丰富与补充,使一些细节愈加具体生动,甚至有人可以指出挂甲的那棵大树,歇息的那片石崖,仿佛确有其事。

    《宋史》列传关于杨业记载_meitu_2.jpg

    《宋史》列传关于杨业记载

    杨六郎即杨延昭,杨业之子,《宋史》有记。挂甲峪这一带,当时属大辽之地。杨延昭应该征战不到这里,况且典籍文献也没有征战这里的记述。挂甲之说,实属“相传”。“相传”也要有依据,这就是明代《大明一统志》。《大明一统志》,由资政大夫、吏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李贤等奉敕修撰,为明前期官修地理总志。明太祖朱元璋建立了大明王朝,魏俊民等按《大元大一统志》体例,纂成《大明志书》。至明成祖朱棣时,诏令纂修天下郡县志书,未及就绪而中辍。至代宗朱祁钰时,又诏令纂修,书成,定名《寰宇通志》。不久,英宗朱祁镇复辟,敕谕李贤等重修,赐名《大明一统志》。此志影响深远,所述精要,多为明、清地方志所承袭。《大明一统志》“山川”记载:“挂甲峪,在密云县东北。旧传宋杨延朗北征,尝挂甲于此。”杨延朗,即杨延昭,延朗为本名,据《杨氏祖谱》所记,杨业七子,延朗为长子,而非小说演义和戏曲中所称其行六。杨家后人手中至今保存着杨延昭随身玉佩,上面就镌刻着“杨延朗”三个字,而祖谱写作“杨延郎”。查阅相关资料,原为避宋真宗于中祥符五年(公元1012年)追尊赵玄朗(即文财神赵公明)为“上灵高道九天司命保生天尊大帝”讳。

    明代《四镇三关志》镇虏营北水峪关等记载_meitu_6.jpg

    明代《四镇三关志》镇虏营北水峪关等记载

    在挂甲峪东边不远,还有挂弓岭的传说。现存平谷境内明代长城,为蓟镇长城一部分,属蓟镇马兰路、墙子路管辖。在北部山区镇罗营镇境内,有一座北水峪关。明代《四镇三关志》记载:“北水谷关,洪武年建,正关河口,并挂弓顶、卧狗岭三空,通单骑,冲,余通步缓。”

    明天顺五年(公元1461年)《大明一统志》关于旧传杨延朗北征在此挂甲的记载_meitu_7.jpg

    关于旧传杨延朗北征在此挂甲的记载

    明天顺五年(公元1461年)《大明一统志》

    这里记有“挂弓岭”,我在当地访谈中,人们都谈及“跨儿岭”,民国三年《密云县志》所绘县境图写作“胯骨岭”。“胯骨岭”应该就是“跨儿岭”,念白了,也就是“挂弓顶”。当地人讲,据说杨六郎曾在那里挂弓,来犯之敌见弓而不敢贸然进犯。简单几语,没有更多细节。当然,这段长城为明代所修,可《四镇三关志》记载有“挂弓岭”,民间亦有此相传。尽管这里长城为明时所建,但挂弓顶之名应该相沿已久。

    我前去寻找挂弓岭,过了北水峪关口,踏着才下过不久的积雪,踏着少有人迹的似有似无的崎岖坎坷的山道,一直走到最高处的一个山口,过山口那边就是河北兴隆了。长城从南蜿蜒而来,山口北面就是一座西面略缓、东面陡峭的山崖,这是耸立的一座山。长城在这儿没有再修,而是以崖代墙。过了这山,那边以砖砌筑的长城继续蜿蜒而去,就是密云、兴隆地界了。当地人指着这座山崖,说这就是挂弓岭。我手脚并用,艰难爬上年久失修的陡峭的石头长城,从南向北拍摄了挂弓岭照片。

    天津杨家后裔杨文岐先生曾对我说,不止一地有挂甲等类似说法,应和明代昌平侯、官至总兵的杨洪有关,而综合于杨六郎身上了。不过,杨洪明时镇守九边镇之一的宣府,在今张家口一带。而这边属于蓟镇,记载与传说更多的则是戚继光,我在访谈中当地人对杨洪似鲜有耳闻,暂且不论。无论是宋,抑或是明,官修志书有记,民间口口“相传”,看来并非无据了。此亦证明,早在明朝前期,甚至明朝以前,杨六郎挂甲及挂弓之说,应该就在平谷这一带民间流传,且名之山川了。至于何时所名,已无从查考。而从这儿往北,就是密云古北口。《杨氏族谱》等记载,杨业陈家谷兵败,重伤被俘,绝食三日而亡。辽人将其葬在了古北口,且建有令公庙,以示对老英雄忠良之义的敬仰。

    镇罗营、大华山地区过去归密云管辖,与古北口相距不远。这里有杨延朗挂甲、挂弓的传说,不排除与古北口安葬过杨业、建有令公庙有关。当然,也一定与杨延朗镇守宋辽边关有关。说到底,中华民族是一个伟大的英雄的民族。古往今来,一代代中华儿女敬仰英雄,崇尚英雄。而英雄的精神,就是我们以爱国主义为核心,以国家民族大义为己任,团结统一、爱好和平、勤劳勇敢、自强不息的民族的精神,无时不鼓舞着为家国奋斗甚至牺牲的一代代中华儿女。所以,杨延朗等杨家将传说才能够在民间广为流传,至今不衰,并将流传永远!

    中国文物信息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