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博物馆

    博物馆

    让文物发声 让史实说话

    ​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纪念馆文物征集记

    发布时间:2018-09-11 曾 佑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纪念馆位于湖南省芷江侗族自治县芷江镇七里桥,是中国人民接受侵华日军投降之地。从1985年对外开放33年来,已从复修时的12亩面积发展到占地300多亩的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形成了“一园三馆”(即芷江和平园、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纪念馆、湖南抗日战争纪念馆、飞虎队纪念馆)的建设规模。经过多年不懈努力,受降纪念馆、飞虎队纪念馆馆藏文物由建馆之初的100多件增加到现有的13000多件,其中国家一级文物31件,二级文物35件,三级文物140件。稀有的文物最能将原汁原味的历史客观呈现,是中国人民十四年抗日战争取得最终胜利的直接见证者。

    安江办公桌椅见证受降典礼

    1945年8月15日,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后,中国战区受降典礼的准备工作开始启动。8月18日,苦于时间仓促,难以找到合适的家具布置会场,新六军政治部副主任陈应庄少将赶紧从安江纱厂借来一批欧式办公桌椅。安江纱厂的前身是湖南第一纺织厂,1938年日本侵略军犯湘,省政府令湖南第一纺织厂将1万纱绽、248台布机等生产设备迁往黔阳县安江镇,抗战期间安江纱厂还一度肩负生产军布的任务。8月21日,今井武夫奉冈村宁次之命前来芷江乞降,在芷江七里桥的受降会场,今井一行四人向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萧毅肃中将行鞠躬礼,交出“中国战区日军部署图”,并在中字第一号备忘录的《受取证》上签字盖章。他们用的正是从安江纱厂借来的欧式桌椅,典礼结束后这套珍贵的桌椅即刻上火印铭文退回原厂。

    QQ截图20180911092329_meitu_2.jpg

    刻有火印铭文“参加受降典礼纪念“”卅四年八月廿一日于芷江”字样的九屉桌和靠背椅

    这套桌椅被放在了角落,为使文物免遭破坏,有心人用油漆将铭文蒙住而保存下来,直到1985年芷江受降坊复修时,经怀化地区行署及文物主管部门批准征集并陈列于芷江七里桥的“受降堂”。这是1945年8月21日中国政府在湖南芷江举行的中国战区“受降典礼”会场中唯一刻有“参加受降典礼纪念”“卅四年八月廿一日于芷江”铭文的桌椅,是侵华日军无条件投降的重要历史见证,2006年由湖南省文物鉴定专家组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十年书信,跨海情牵萧家

    1993年,受降纪念馆的影响力逐布扩大到海内外,也吸引了一大批来自台湾的游客,而为他们讲解的正是时任芷江县文物管理所所长的吴建宏,在与一位台胞交流中他意外得知萧毅肃将军的家人现在就居住在台北,这位台胞知道他们家的大概住址,但却没有联系电话。吴建宏得知后非常激动,萧毅肃将军是1945年8月21日在芷江接受日本投降的受降主官,他为芷江乃至全国的受降工作花费了极大心血,甚至在受降典礼上递交给降使的中字第一号备忘录,都是他花费一天一夜时间完成的。萧毅肃将军是芷江受降历史事件最直观的见证人,如果能与萧家人取得联系,就能更深、更全面地挖掘芷江受降的历史。

    萧毅肃子女给纪念馆捐赠的陈纳德亲手绘制的并肩前进水彩画_meitu_7.jpg

    陈纳德绘制的《并肩前进》水彩画

    吴建宏赶紧将地址抄写下来,从此开启了一段长达十年之久、跨越海峡两岸的寻找历史之旅。从1993年开始,每逢重要节日,吴建宏都会给那个地址写信或者寄去明信片,也许是台胞提供的地址有误,又或者是萧家已经搬迁,结果都是石沉大海。就这样十年过去了,2003年的某一天,已经是受降纪念馆馆长的吴建宏突然接到一个来自大洋彼岸的陌生电话:“吴馆长,您好!我是萧毅肃的二儿子萧慧麟,这十年来您寄到我们台北家中的贺卡和联系名片已经全部转寄到了美国。我们被您的诚意和精神所打动,决定将父亲的所有物品都捐给芷江,并且很快会来芷江。”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就在这一年,萧毅肃的二儿子萧慧麟先生、三儿子萧民元先生作为萧家代表来到芷江,捐赠了一百多件萧毅肃生前物品。直到2005年,萧家前前后后一共捐赠400多件文物,其中包括萧毅肃将军生平的照片、任命书、任职状、勋章、证书、衣物等,其中国家一级文物9件。这其中便有“飞虎将军”陈纳德亲手绘制并赠予萧毅肃将军的水彩画《并肩前进》,该画创作于1944年,标注有中英双语“并肩前进(FORWARD TOGETHER)”,是陈纳德将军为纪念中美两国配合抗战而作。这幅画曾经展览于美国圣地亚哥博物馆内,有人曾给高价收购,却被萧家人拒绝了,萧慧麟将它带到芷江时说道:“这些物品已经不属于萧家,它们属于中华民族!”

    约瑟夫·德拍摄的日本降机降落芷江机场,投降代表乘坐插有白旗的降车离开机场_meitu_8.jpg

    约瑟夫·德拍摄的日本降机降落芷江机场,投降代表乘

    坐插有白旗的降车离开机场


    “原始视频”26年回家路

    受降纪念馆内的放映室里,每天循环播放一部黑白影片,这就是存封将近70年的侵华日军在芷江向中国人民无条件投降的原始视频,它曾一度流失海外,为了寻找它,吴建宏花了整整26年时间。

    1989年吴建宏刚当讲解员时,受降纪念馆资料不全,影响不大。很多人观看了受降旧址后,都想了解这段历史,观看更多的实物资料。当时,他就下定决心:“我们这一代人有责任把这段历史弥补好,使之更加完善、更加丰富。”1990年的一天,他在文物征集时偶然发现几张抗战时期的新闻报纸,上面赫然登载着国泰大剧院加映新闻纪录片《芷江受降 降使今井》的消息,这会不会就是当年芷江受降过程的纪录片呢?这一发现引起了他的高度重视,带着寻找原始视频的使命,他先后到国内各大档案馆、图书馆以及台湾各大纪念馆等,每次都无功而返。2008年,他把寻找的思路改为美国,联系上了旅居美国、祖籍芷江的原湖南师大油画院教授、美国油画原创协会会长钱德湘夫妇,给他们开具介绍信,委托他们到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等著名大学、档案馆、资料室去寻找这份视频。钱德湘夫妇找了几年,却一直无果。直到有一天看到一份飞虎队员的回忆文章,才恍然大悟。原来芷江的汉语拼音虽是Zhijiang,但在抗战时期,美国人却将芷江称呼为ZhiKang。利用这个线索,2013年5月钱德湘夫妇终于在美国国家档案馆找到了这份弥足珍贵的二十分钟原始视频。

    视频找到后,引起了不小轰动,网络视频以每小时5万人次的点击量受到全世界人民的关注,也引起了一位89岁的二战老兵约瑟夫·德的关注。二战时期,约瑟夫·德曾是美通讯社驻扎在芷江的一名飞虎队通讯兵,70多年前他用手中的相机记载了那个烽火连天的年代,湖南芷江铭刻在他永恒的记忆中,看到记忆中的视频,他倍感欣慰,觉得自己手中珍贵的历史照片应该回到历史的发生地。于是他通过各种渠道将手中有关日本侵略者在芷江向中国军民无条件投降的彩色照片223张尽数捐赠给受降纪念馆。

    沧桑雄浑的历史轮迹,为芷江留下了大量弥足珍贵的抗日战争遗迹、文物,这是人类历史的瑰宝,代表中国人民不屈不挠、宁折不弯的精神文化。文物征集的过程,也在推动芷江经济发展和弘扬民族文化中发挥了积极作用。


    本文刊载于2018年9月11日《中国文物报》5版

    中国文物信息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