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安徽博物院藏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

    发布时间:2019-05-07李 湘

    1963年11月,在安徽省安庆市宿松县的一座北宋夫妻合葬墓中出土了一件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现藏于安徽博物院。该执壶为盂形口,尖唇,细颈,溜肩,弧腹,肩部置半环形双系,长细曲流,流口略低于壶口,盘口与壶腹之间置扁条形把手。壶身上腹部压印六瓣瓜棱形,下腹部饰六瓣仰莲纹,宛如一注子与注碗的合体。细曲流根部贴塑由单股泥条捏成的四瓣蝴蝶结形装饰,执壶釉色为青白釉,微泛黄,由于釉层较薄,釉面光泽度不高,呈亚光的质感,圈足底部露胎,胎呈白色。这件器物通高18.8厘米,口径7厘米,底径6.9厘米,整体造型匀称挺拔,装饰手法独特(图一)。关于这件青白釉贴蝴蝶饰执壶的窑口,安徽省内专家鉴定为繁昌窑。在考察省内外同类执壶的基础上,笔者认为宿松县出土的这件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的窑口有待重新审视。

    1.图一 宿松宋墓出土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正视图)_meitu_1.jpg

    图一 宿松宋墓出土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正视图)


    分布及类别

    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造型别致独特,在安徽怀宁县、马鞍山市,江西景德镇市、南丰镇饶家山,湖北黄陂县、梁子湖等地区的博物馆馆藏、窑址以及墓葬中也有类似的器型,具体情况如下:

    马鞍山市博物馆藏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基本形制与宿松宋墓出土的执壶相似。釉色青白偏黄,平唇,盂形口,短直颈,长曲流,流根部贴塑单股泥条捏成的四瓣蝴蝶结形装饰,另一侧置短弧形扁提手,肩部置扁条形双系,腹部圆鼓,且壶身上腹部压印六瓣瓜棱形,下腹部扁圆,不见仰莲瓣纹装饰。该执壶口径6.2厘米,底径7.6厘米,腹径11.4厘米,高15.8厘米,系从安徽省文物商店征集。(图二

    3.图二 马鞍山市博物馆藏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正视图)_meitu_2.jpg

    图二 马鞍山市博物馆藏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正视图)

    安徽省安庆市怀宁县博物馆收藏了两件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一件为浅盘口,接近喇叭口,细直颈,长曲流流嘴残,流根部贴塑五瓣蝴蝶结纹,双绶带垂至壶底部,并贴塑小圆饼装饰。另一侧为扁条状弯月形执柄,肩部置双系,扁圆腹,最大腹径偏上,矮圈足,通体施青白釉,釉色较薄颜色偏灰。整件执壶通高15厘米,腹径12厘米(图三)。另一件也是浅盘口,卷唇外翻,粗颈长曲流,流根部贴塑六瓣蝴蝶结纹,双绶带自然下垂,蝴蝶结内部饰“S”形纹,另一侧置倒“L”形扁执柄,肩部置扁条形双系,圆形腹,最大腹径在中部,矮圈足,通体施青白釉,釉色较白。这两件器物均为1984年怀宁枫林乡太庙出土,后由当地工作人员征集进入博物馆。(图四

    5.图三 怀宁县文管所藏蝴蝶结饰执壶(正视图)_meitu_3.jpg

    图三 怀宁县文管所藏蝴蝶结饰执壶(正视图)



    7.图四 怀宁县文管所藏蝴蝶结饰执壶(正视图)_meitu_4.jpg

    图四 怀宁县文管所藏蝴蝶结饰执壶(正视图)


    江西景德镇东郊北宋治平二年舒氏墓出土的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为厚圆唇、盂形口,细颈,一侧置长曲流,流根部贴塑单股泥条捏成的五瓣蝴蝶形装饰,末端坠绶带。另一侧置扁条形执手,肩颈交界处置扁圆形双系,弧形腹,上腹部为瓜棱形,下腹的花瓣形装饰已不明显,圈足,器表施青白釉,釉色偏黄(图五)。

    9.图五 景德镇东郊北宋治平二年舒氏墓出土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_meitu_6.jpg

    图五 景德镇东郊北宋治平二年舒氏墓出土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

    江西景德镇官窑博物馆藏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为盘口,圆唇外翻,直颈,一侧置长曲流,流根部贴塑单股泥条捏成的五瓣蝴蝶形装饰,另一侧置扁条形执手,肩颈交界处置椭圆形双系,扁圆腹,上腹部为瓜棱形,圈足,器表施青白釉,釉色偏黄,与宿松宋墓出土的蝴蝶纹执壶釉色接近,据工作人员介绍,这件器物为南京地区移交,年代久远,原始信息已无法考证(图六)。

    10.图六 江西景德镇官窑博物馆藏蝴蝶结纹执壶(正视图)_meitu_7.jpg

    图六 江西景德镇官窑博物馆藏蝴蝶结纹执壶(正视图)

    江西景德镇古陶瓷馆藏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为盘口,尖唇外翻,直颈,一侧置长曲流,流根部悬挂单股泥条捏成的七瓣蝴蝶结形装饰,双绶带垂至壶底部,蝴蝶结内及绶带末端有圆饼形装饰。另一侧置扁条形执手,肩颈交界处置椭圆形双系,圆鼓腹,最大腹径在中部,上腹部为瓜棱形,下腹斜收,圈足,器表施青白釉,釉色偏黄(图七)。

    12.图七 景德镇古陶瓷馆藏蝴蝶结饰执壶(侧视图)_meitu_8.jpg

    图七 景德镇古陶瓷馆藏蝴蝶结饰执壶(侧视图)


    江西景德镇凤凰山窑址出土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为尖唇,盂形口,短直颈,长弧腹,上腹部有4道压印,形成瓜棱腹,半环形双系,与其垂直一侧置圆管状流,流根部贴塑五瓣蝴蝶结装饰,另一端为扁条形执柄,上饰若干细条纹,中间交叉纹,口沿及外壁至底足施青白釉(图八)。

    13.图八 江西景德镇凤凰山窑址出土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_meitu_9.jpg

    图八 江西景德镇凤凰山窑址出土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线图)

    湖北黄陂县铁门坎遗址宋代墓葬中也出土了一件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为盂形口,尖唇,细短颈,圆肩,腹微鼓,矮圈足。上腹部有压划的短凹槽6道,形成瓜棱腹。肩部一侧有长流,流根部有单股泥条捏成的五瓣蝴蝶结饰。与流相对的一侧有把手,把手宽面中间有乳钉7枚,两侧有凸起的竖条带构成边栏。肩颈部另外两侧对称的各有一竖向近环形耳。胎灰白色,除下腹近底处及圈足外,通体施釉,釉色青白,晶莹有玻璃质感。该执壶口径6厘米,腹径12.4厘米,底径7.3厘米、高19厘米(图九)。

    14.图九 湖北黄陂铁门坎宋墓出土蝴蝶结饰执壶(正视图)_meitu_10.jpg

    图九 湖北黄陂铁门坎宋墓出土蝴蝶结饰执壶(正视线图)

    以上蝴蝶结饰执壶大致可分为三类:

    A类 蝴蝶结装饰较为简洁素雅,为四瓣,盂形口、圆唇、长曲流、瓜棱腹、扁条形执柄,如宿松宋墓出土的蝴蝶结纹执壶、马鞍山市博物馆藏蝴蝶纹执壶。二者存在细微差异。如宿松墓与景德镇治平二年墓所出执壶为扁条状“L”形执手,而马鞍山博物馆藏蝴蝶饰执壶为短弧形执手。又如,宿松宋墓与景德镇东郊舒氏墓所出执壶腹部修长,而马鞍山市博物馆馆藏执壶腹部短而扁圆。

    B类 蝴蝶结装饰为五瓣,可细分为两个小类别。一种为五瓣蝴蝶结无绶带型。如景德镇官窑博物馆藏,以及景德镇凤凰山窑址、湖北黄陂县铁门坎遗址宋墓出土的蝴蝶结饰执壶。组成蝴蝶结的每一瓣大小并不匀称,特别是挂在流嘴上的那瓣,紧紧裹住流嘴,与其他四瓣稍有区别。它的存在似乎是为了遮掩流嘴与壶身衔接的缝隙,若将其忽略,B类无绶带型与A类造型相似。一种为五瓣蝴蝶结有绶带型。其中景德镇东郊舒氏墓出土的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为单绶带型,而怀宁枫林乡太庙出土的蝴蝶结饰执壶为双绶带型。

    C类 蝴蝶结装饰较为讲究,为七瓣,每瓣叠加处以及绶带末端有圆饼状、“S”形或卷曲形等华丽装饰,如怀宁博物馆征集的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以及景德镇古陶瓷馆收藏的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此类执壶在口部、执柄、器腹以及流根部的蝴蝶结纹装饰与A类均不同。


    窑口推测

    关于宿松宋墓出土的这件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的窑口(包括马鞍山市博物馆馆藏的蝴蝶结饰执壶),安徽省内有关专家因其釉色偏黄,与安徽繁昌窑柯家冲窑遗址出土青白瓷釉色比较接近,认为是出自繁昌窑。目前,安徽繁昌窑柯家冲窑遗址和骆冲窑均进行过数年连续考古发掘,出土了大量青白瓷器,但从已公布资料和笔者实地考察来看,均未发现这类青白釉贴塑蝴蝶结饰执壶,甚至连蝴蝶结纹的贴塑标本都没有发现。那么,宿松出土的这件贴塑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的窑口有必要重新审视。以下笔者在器型、装饰特征等方面综合考察省内外窑址、墓葬或馆藏同类器物的基础上,对宿松出土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的窑口进行分析。

    首先,从执壶口部分析,宿松宋墓与凤凰山窑址出土的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均为盂形口、圆唇,盂形口外壁线条流畅,湖北黄陂县铁门坎宋墓、江西景德镇舒氏墓出土以及景德镇官窑博物馆收藏的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为卷唇盘口式。而安徽繁昌窑出土的盘口执壶分为深、浅两种盘口,深盘口微敞、尖唇向外翻折,其外壁为弧形,与颈部交接处呈急收趋势(图十);浅盘口早期多为尖唇向外翻折,盘口外壁急收(图十一),晚期浅盘口为圆唇,外壁较直,下接喇叭形长颈(图十二);湖北梁子湖窑址出土了一件盘口式执壶,为杯形口,卷沿外翻,口部外壁较直,下部平收与短直颈相连(图十三);宋王山M4出土了两件梁子湖窑烧制的盘口式执壶,一件口部为平唇,浅盘口,口外壁较直,下壁急收与短直颈相连接(图十四);另一件口部接近于杯式口、尖唇并向外翻折、器口外壁深而直,下壁急收接短直颈(图十五)。以上情况均与宿松宋墓出土的青白釉蝴蝶结纹执壶的盂形口存在较大差异。江西南丰县白舍镇饶家山窑址出土了一件盘口式执壶(图十六),仅存盂形口和短颈,与宿松墓出土执壶口部特征比较接近。这件残器通体施青白釉,釉色偏灰,可惜器物残缺部分情况不明。

    15.图十 繁昌县博物馆藏繁昌窑青白釉盘口执壶_meitu_11.jpg

    图十 繁昌县博物馆藏繁昌窑青白釉盘口执壶


    16.图十一 繁昌县博物馆藏繁昌窑青白釉盘口执壶_meitu_12.jpg

    图十一 繁昌县博物馆藏繁昌窑青白釉盘口执壶


    17.图十二 繁昌县博物馆藏繁昌窑青白釉盘口执壶_meitu_13.jpg

    图十二 繁昌县博物馆藏繁昌窑青白釉盘口执壶


    19.图十四 湖北宋王山宋墓出土盘口执壶(M4:1)_meitu_15.jpg

    图十三 梁子湖窑出土杯形口执壶(线图)


    18.图十三 梁子湖窑出土杯形口执壶_meitu_14.jpg

    图十四 湖北宋王山宋墓出土盘口执壶(线图)


    20.图十五 湖北宋王山墓出土杯形口执壶(M8:11)_meitu_16.jpg

    图十五 湖北宋王山墓出土杯形口执壶(线图)


    21.图十六 江西南丰白舍镇饶家山窑址出土盂形口执壶(彩图)_meitu_17.jpg

    图十六 江西南丰白舍镇饶家山窑址出土盂形口执壶


    其次,从执壶的执柄部位分析,上述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的执柄存在两种类型,一种是扁条状“L”形执柄,其特点是执手上端与盂形小盘口的腹部紧紧相贴,手执部位比较直挺,下端着力于壶腹上部,使整个执柄的形状成直角“L”形。宿松宋墓与景德镇凤凰山窑址出土的青白釉贴蝴蝶结纹执壶,即为扁条状直角“L”形提手,手执部分与执壶纵剖面有一夹角。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繁昌窑出土盘口式执壶的执柄特征却显著不同:一种为双股泥条捏制而成,另一种为扁条形执手,执手上端均向上弯曲成弓形背,弯曲最高点与执手腹部着力点几乎在同一水平面上,且手执部分与执壶纵剖面略呈平行趋势。湖北梁子湖窑以及宋王山M8出土的两件杯形口执壶的执柄也呈“L”形,但其手执部位略向外弯曲,下端连接点位于壶腹中部。

    另一种为弧形执柄,如湖北黄陂县铁门坎宋墓、江西景德镇舒氏墓出土以及景德镇官窑博物馆收藏的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即属于此类型。其执柄安装状况与宿松宋墓出土的蝴蝶结饰执壶类似,手执部位略弯曲呈一定弧度。

    最后,从腹部特征分析,宿松墓出土的青白釉贴蝴蝶结饰执壶器腹较修长,上腹部为瓜棱形,下腹部为花瓣形,装饰别致。而繁昌窑出土的盘口式执壶分球形腹和椭圆形腹两类,前者无瓜棱装饰,后者器腹上部分压印浅竖痕五道,形成瓜棱腹;湖北梁子湖窑址以及宋王山M4出土的两件盘口式执壶均为扁圆腹,腹部无瓜棱装饰。

    综上所述,从执壶口、执柄、壶腹等特征上分析,宿松墓出土的蝴蝶结饰执壶与繁昌窑、湖北梁子湖窑以及宋王山宋墓所出的盘口式执壶存在较大差异,而与江西景德镇凤凰山窑址出土的蝴蝶结饰执壶具有较强的相似性。目前安徽境内的这种蝴蝶结饰执壶主要出自安庆市、怀宁县、宿松县等安庆地区。从地理位置上看,安庆地区与江西景德镇十分接近,水陆交通便利,十分利于瓷器贸易和流通,因此两地出现同类的蝴蝶结纹青白瓷执壶具有得天独厚的地理基础。另外,江西南丰白舍、景德镇湖田窑以及景德镇凤凰山窑址均出土过与宿松宋墓口部特征十分相似的执壶,说明这三处窑址曾经生产过这类尖唇、盂形口执壶,遗憾的是湖田窑和南丰白舍窑址出土的盂形口执壶下半部分残缺,无法从整体特征上进行对比。

    宿松宋墓出土的青白釉贴塑蝴蝶结饰执壶,因其釉色与繁昌窑柯家冲出土的瓷器接近,而被误认为是繁昌窑烧造的器类。在系统观察国内博物馆以及墓葬出土的几件同类器物,并比较了其与安徽繁昌窑、江西南丰白舍窑以及湖北梁子湖窑等窑址出土的盘口式执壶之间差异的基础上,笔者发现宿松宋墓出土的青白釉贴塑蝴蝶结饰执壶与景德镇舒氏墓、湖北黄陂铁门坎宋墓、景德镇官窑博物馆等处的蝴蝶结纹执壶的装饰手法相似,仅口、执柄等基本造型存在细微差异;与江西南丰白舍窑、景德镇湖田窑以及景德镇凤凰山窑址出土的盂形口执壶具有较强相似性,却与怀宁县文管所、景德镇古陶瓷馆收藏的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以及安徽繁昌窑、湖北梁子湖窑等窑址出土的盘口执壶存在较大差异。因此,宿松宋墓出土的青白釉贴塑蝴蝶结饰执壶并非安徽繁昌窑产品,最有可能是江西景德镇地区宋代瓷窑的产品。而江西景德镇浮梁县凤凰山窑址的发掘及该遗址出土的青白釉贴蝴蝶结饰执壶,为我们探究宿松墓出土青白釉蝴蝶结饰执壶的窑口问题提供了新的线索。

    《中国文物报》2019年5月7日第6版

    中国文物信息网蔡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