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景德镇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作品收藏正当时

    发布时间:2019-05-07龙 洲

    如果问当前哪种陶瓷艺术品种最炙手可热,每个景德镇陶瓷艺术圈内的人士几乎都会回复同一个答案——高温颜色釉。这个在数千年前的商代即已出现的陶瓷材料,在跨越整个古代和近现代的漫长发展中,从来没有被作为一种陶瓷绘画材料来使用过,而是单纯的以釉色之美占据着陶瓷史中的一席之地,只是到了新中国成立以后,高温颜色釉才逐渐作为一种陶瓷绘画材料直接运用于陶瓷绘画作品的创作当中,并在近年来大放异彩,成为景德镇陶瓷绘画艺术家寻求成功与创新的敲门砖。

    图1:《金色桂林》潘文复_meitu_15.jpg

    《金色桂林》 潘文复 

    高温颜色釉,顾名思义,是一种高温烧造下形成炫目多彩色泽的陶瓷釉,发色的原理则是因为在釉料中添加了铜、铁等金属氧化物,在不同温度和气氛中呈现出各种色彩。景德镇虽然不是高温颜色釉的创始者,但却是发扬光大者。明清时期,作为专为宫廷烧造瓷器的御窑厂所在地,景德镇集天下名窑之大成,不仅仿烧、复兴了历代名釉,诸如宋代的汝、哥、官、钧、定等,还创制了大量新的釉品,形成了一整套非常完整的高温颜色釉体系。不仅包括各种单色釉,还包括多色釉、花釉、窑变釉、结晶釉、裂纹釉等等,以其釉色精美绝伦而广受赞誉,成为景德镇传统“四大名瓷”之一。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高温颜色釉这一具有异常丰富艺术表现力的陶瓷材料却因难以控制性和难以预料性而长期被排斥于景德镇陶瓷绘画范畴之外。传统的景德镇陶瓷绘画,如青花、粉彩、古彩等,以其严谨细腻、精工巧制而著称于世,这些颜料在景德镇的艺术家笔下如行云流水、收放自如。然而,高温颜色釉却是一种桀骜不驯的材料,不仅不易于工笔勾线与施色,在高温烧造中还极易发生各种窑变,呈现出具有随机性、偶然性的色彩与肌理变化,因此无法契合于传统的景德镇陶瓷绘画创作理念。

    图2:《映日荷塘》宁钢_meitu_16.jpg

    《映日荷塘》 宁钢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潘文复等景德镇早期的“学院派”艺术家,开始尝试将高温颜色釉作为一种陶瓷绘画材料直接运用于陶瓷写意山水画和花鸟画的创作当中,形成了极具意象性特点的奇妙画面。但在当时景德镇传统陶瓷绘画创作观念根深蒂固的情况下,并没有能够引起更大的反响。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以景德镇陶瓷学院(今景德镇陶瓷大学)教师为首的新一代景德镇学院派再次实践将高温颜色釉运用于陶瓷绘画创作当中,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萌芽发展期,于21世纪以后突然呈现出爆发式发展的态势,仿佛一夜之间,几乎所有寻求创新的景德镇陶瓷绘画艺术家都不约而同地在创作中采用了高温颜色釉材料。

    图3:《文姬归汉》李文跃 _meitu_17.jpg

    《文姬归汉》 李文跃

    之所以近年来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在景德镇异军突起,一个很大的原因在于所谓“景漂”艺术家的加入。景德镇自古以来即是八方工匠聚集之地,外来人口占据很大比重,近年来,仿照于“北漂”,这些景德镇外来人口获得了“景漂”这一称号。进入二十一世纪以后,大批外地艺术家化身“景漂”,来到景德镇从事创作活动,其中不乏著名的油画家、国画家、大学教授、专家学者等等,他们带来了更富有创意性的创作理念和更大胆的创作手法。这批高端“景漂”迅速与艺术创作思想观念相通的景德镇“学院派”相融合,共同看准了高温颜色釉独特的材料特性,将其运用于现代风格陶瓷绘画作品创作当中。当大批富有新意的现代风格陶瓷绘画作品涌现出来并在各类陶瓷艺术展览大赛中屡获佳绩时,景德镇传统陶瓷绘画艺术家群体也开始普遍接受这一新鲜陶瓷绘画材料,并将其与固有的传统陶瓷绘画结合起来,形成对比强烈的反差视觉感受。于是,在学院派、“景漂”、传统派三大陶瓷绘画创作群体的共同努力下,景德镇高温颜色釉绘画已经形成不可阻遏的洪流传遍全国各地,甚至在不少陶瓷艺术展览中几乎所有的作品都运用了高温颜色釉材料,成为当下最热门的陶瓷绘画艺术品类。

    从工艺材料角度对景德镇高温颜色釉绘画作品进行分类的话,大致可以分为两大类型:一是高温颜色釉综合材料陶瓷绘画;二是纯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高温颜色釉综合材料陶瓷绘画,也即通常所说的高温颜色釉综合装饰,指的是高温颜色釉与其他陶瓷绘画材料综合运用创作的陶瓷绘画作品,包括与青花、釉下五彩、粉彩等。景德镇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领军人物之一的李菊生即惯常使用高温颜色釉与青花、釉下五彩综合;景德镇陶瓷大学宁钢在高温颜色釉与粉彩花鸟综合运用方面独树一帜;江西省陶瓷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李文跃则在高温颜色釉与粉墨彩人物结合方面建树斐然。纯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即单纯采用高温颜色釉一种材料进行陶瓷绘画创作,虽然较高温颜色釉综合材料陶瓷绘画工艺流程简单,但因高温颜色釉不易表现具象事物,其操作难度实际上更大。熊亚辉、李泉、张朝晖等以表现藏地风光的纯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见长;张朝晖、陈少岳等则擅长于人物题材纯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江友桥以展现江南园林风光的纯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而令人惊叹;熊军则在海洋题材纯高温颜色釉绘画方面独辟蹊径。

    图4:《祈福》李泉_meitu_18.jpg

    《祈福》 李泉

    景德镇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从艺术风格上来划分,大致可以分为传统风格和现代风格以及融合风格三种类型。传统风格的景德镇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指的是与中国画风格相类同的类型。由于高温颜色釉易晕散的材质特点,绝大多数传统风格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作品采用的是文人写意风格,具有强烈的意象性特点,蕴含着深厚的中国传统儒家、道家以及禅宗美学思想。其中的不少作品采用了泼彩的手法,具有大写意艺术特色,高温颜色釉的纵横恣意与中国画水墨挥洒有异曲同工之妙。现代风格的景德镇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则主要指的是与西方油画风格相类同的作品,这其中包括与西方古典写实性油画相类同的作品,但绝大多数是与西方现代油画作品相通的作品,特别是借鉴西方印象派、抽象表现主义风格的作品最多。融合风格的景德镇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则指的是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作品,既注重于具有中国传统意象性美学韵味的表达,也注重于现代艺术理念的体现,形成中西合璧的特色。

    景德镇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虽然早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即已现身,但在特殊年代并未引起广泛关注,长期以来,收藏界主要关注于景德镇传统陶瓷绘画,而如今,景德镇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作品已经逐渐成为陶瓷艺术收藏界的新宠,可以说景德镇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作品收藏正当时。

    之所以说景德镇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作品收藏正当时,首先是由景德镇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作品的自身价值所决定。景德镇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的自身价值主要由工艺价值、艺术价值以及文化价值组成。从工艺价值来看,高温颜色釉能够实现绘画性表现,其本身即是一种工艺突破,而高温颜色釉与其他材料的综合运用同样凸显出其工艺上的创新与变革。在烧成中,往往因高温颜色釉自身的不稳定性而极易发生破损,从而导致成品率偏低,一件成功的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作品往往是百里挑一的工艺杰作。从艺术价值来看,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作品因高温颜色釉的不确定性而使得每一件作品的画面形态都成为艺术的唯一,无法找到两件相同的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作品,这与能够成百上千进行几乎不差分毫复制的传统陶瓷绘画作品相比,无疑增加了其收藏价值。从文化价值来看,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作品具有极强的文化包容性,它既可以将古老的中国传统美学文化元素涵盖其中,也能将现代的审美理念充分融入,而这使得其可以迎合于社会各类人群的审美需求。

    图5:《踏歌》熊军_meitu_19.jpg

    《踏歌》 熊军

    除了景德镇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本身所具有的工艺、艺术与文化价值以外,还有其他的因素为其增加了收藏价值。景德镇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的繁荣是近年来的现象,因此,大多数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作品是近年来景德镇陶瓷艺术家的新作,是新开拓的创作空间,特别是许多景德镇陶瓷艺术名家大师,往往只是近几年才开始尝试创作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作品,不同于他们早期或中期的作品,因此非常值得收藏。另外,高温颜色釉经过了1300℃左右的高温烧成,在烧成过程中,有害物质被挥发,重金属也不会在使用中析出,因此是一种健康环保的陶瓷绘画材料。

    目前,景德镇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的发展方兴未艾,其收藏潜力还远远没有得到充分挖掘,还有极大的增值空间,因而,景德镇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还将持续升温,在陶瓷艺术收藏界中也将引起越来越多的重视,此时收藏景德镇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作品可以说是恰逢其时。

    《中国文物报》2019年5月7日第5版

    中国文物信息网蔡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