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让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活”起来 ——“中华传统文化典籍保护传承大展”珍品背后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10-08

    9月7日,由文化和旅游部、国家文物局主办,中国国家图书馆(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国家典籍博物馆)承办,全国高等院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及各参展单位协办的“中华传统文化典籍保护传承大展”在国家典籍博物馆开展。此次大展汇集了全国20多个省40余家公藏单位、30余位私人藏书家的珍贵藏品330余种,既有仅存的宋代孤本,也有入选《国家珍贵古籍名录》的珍品,还有各民族文字古籍、拓片、舆图等。在此,遴选部分珍贵展品,为读者呈现典籍背后的大千世界。

    14522_fzh_1569859200000@@2353@@.jpg


    《九成宫醴泉铭》

    初唐著名书法家欧阳询的楷书代表作,唐贞观六年(632)由魏征撰、欧阳询正书。原石立于陕西省麟游县,现存于陕西省麟游县博物馆。碑高310厘米,宽118厘米。凡二十四行,行五十字,额篆书题“九成宫醴泉铭”六字。碑左侧刻宋元丰年间各家题名,右侧刻宋绍圣及明正德、嘉靖年间各家题名。此碑是记载唐太宗在其行宫——九成宫避暑之事。九成宫是隋唐两朝皇家避暑胜地,一度成为帝王接待大臣、处理要务的政治中心。据碑文记载,唐贞观六年(632)夏历四月,因宫内乏水源,太宗与文德皇后偶然于宫殿一隅发现一泉眼,“俯察厥土,微觉有润,因而以杖导之,有泉随而涌出”,味甘如醴。此为祥瑞之兆,太宗敕召魏征、欧阳询分别撰文、书丹。此碑为欧阳询七十六岁奉诏所书,笔笔精妙,一丝不苟。其用笔遒劲而不失婉润,结字平正而巧寓险峻。

    国家图书馆藏此本为北宋晚期拓本,拓工略显粗糙,且有虫蛀。拓本共十三开,半开五行,行九字,乃《九成宫》剪裱本中开本最大者。


     摩尼教经典

    唐写本  中国国家图书馆藏  摩尼教,又称明教,是公元3世纪中叶波斯人摩尼创立的宗教。4世纪初,摩尼教经由中亚传入我国中原地区。8至9世纪,回鹘汗国奉摩尼教为国教,回鹘僧侣在中原地区兴建寺院,摩尼教盛行一时。会昌三年(843),唐武宗灭佛,摩尼教也被禁止,此后秘密流传于民间,并影响了唐以后的多次农民起义。摩尼教的大部分文献,也因被禁而失传。可贵的是,在国家图书馆收藏的敦煌遗书中,有一件摩尼教经典。

    微信截图_20191008112323.png

    这件摩尼教经长639厘米,保存了17纸,共345行,近7000字。可惜的是,它的首尾都残断了,没有留下经名的信息。敦煌学家们很早就注意到了它。1911年,罗振玉便整理并发表了它的录文,称其为“波斯教残经”。同一年,法国学者沙畹和伯希和将罗振玉的录文翻译成法文,并考定其为摩尼教经。后来还有多位学者研究过这部经典。虽然学者们对这部经典的经名还没有达成一致的意见,但是能确定在吐鲁番出土的粟特文残片中,就有能与它对应的文本。

    这卷残经是中国所存敦煌遗书中唯一的一件汉文摩尼教经典长卷。摩尼教的汉文经典存世极少,敦煌遗书中另有两件,其一抄写《摩尼光佛教法仪略》和《下部赞》,裂为二段,分藏在英法两国;其二为《下部赞》,收藏在英国国家图书馆。


    回鹘文《玄奘传》 

    该书全称《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其汉文本共10卷,由玄奘弟子慧立依其口述初纂,后经彦悰补修而成。该书前5卷详细记述了玄奘西行前个人经历及其取经途经西域、印度各地的所见所闻,后5卷记录了其返回长安后组织译经等生平情况,该书可与《大唐西域记》互相补正。根据此回鹘文《玄奘传》记载,该书由西域胜光法师在10世纪左右,自汉文译成回鹘文。

    该书于1930年前后发现自新疆,因书商恐此书被官家没收,故不愿说明来历,仅言及该书自南疆出土而具体地点不明,并将此书拆散售出。其时,该书一部分由清华大学袁复礼(1893-1987)教授协助国立北平图书馆(今国图)在新疆迪化(今乌鲁木齐市)购得,共240叶;一部分由法国考古学家海金(Joseph Hackin)在由叙利亚至北京途中购得,共8叶,后交予德国学者冯·加班(Annemarie Von Gabain);另一部分经伯希和介绍,由巴黎集美(Guimet)博物馆购得,共123 叶;另有97叶藏于俄罗斯科学院东方文献研究所。

    14523_fzh_1569859200000@@2354@@.jpg

    1932年,冯·加班将国立北平图书馆所藏回鹘文《玄奘传》借走,几经催要,但均无下文。不久,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众人均以为这部珍贵典籍已回归无望,但1946年冯·加班又将其完璧归赵,同时,她还将原属海金的8叶也一并送还。由此,这件流落异邦的重要文物终于回到祖国怀抱。

    1951年,在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组织下,季羡林、王重民先生商洽该书整理出版事宜,后邀请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冯家昇先生对该书进行整理研究,并于当年公开影印出版。在百废待兴的新中国成立之初,这部回鹘文古籍能得到如此厚待,可见党和政府对我国少数民族文字古籍的高度重视。


    文苑英华一千卷(宋) 

    李昉等辑  宋嘉泰元年至四年(1201-1204)周必大刻本  存一百三十卷  中国国家图书馆藏  被称为宋四大书之一的《文苑英华》,成书于宋雍熙三年(986),由李昉、扈蒙、徐铉、宋白等奉敕编纂。全书一千卷,收文上起自南朝梁末,下迄唐末五代,以唐代作品为多。全书录作家二千二百人的约二万篇作品,因选材、体例与《昭明文选》相类,时间与《文选》相衔接,可视为《昭明文选》的续作。编修时讹误较多,体例亦嫌驳杂,后又几经勘校。南宋宁宗庆元初年,周必大致仕,退居林下,组织校勘《文苑英华》,并亲自主持完成刊刻。

    14526_fzh_1569859200000@@2357@@_meitu_56.jpg

    《文苑英华》成书之时,雕版印刷初兴,此书于柳宗元、白居易、权德舆、李商隐等人诗文全卷收入,成为后人赏鉴、辑佚、校勘、考订之依据。《文苑英华》所辑文献丰富,《四库全书》《全唐诗》《全唐文》《全六朝文》等书之相关部分诗文,多取自此书。书中所收诏诰、书判、表疏诸篇,亦可订载籍之是非、补史传之阙漏。此书可谓著作之渊海,史料之府库。

    周必大所刻《文苑英华》是此书第一个刻本,也是宋代唯一的刻本。此本开本宏朗,刻成后进呈内府,内府用黄绫装封,庋藏于南宋皇家藏书楼缉熙殿。千卷巨帙,每十卷装为一册,共计百册。刻成五十六年后,南宋理宗景定元年(1260),内府包背臣曾检查书品,在未发现问题的书册上钤有木记。据国家图书馆现存的十三册看,木记内容为“景定元年十月初六日装褙臣王润照管讫”(各处时间略有不同)。宋版书记装褙人姓名,仅此一见。

    《文苑英华》原为千卷,然存世寥寥。藏于国家图书馆者共一百三十卷十三册,其中的十册为国家图书馆的前身京师图书馆接收内阁大库拨交,三册为藏书家周叔弢、傅增湘先生或捐赠或转让而来。台湾“中央研究院”尚有宋版《文苑英华》十卷一册。1995年,嘉德秋季拍卖会上出现这部书的另外一册,书原藏著名藏书家陈清华之郇斋,近代著名藏书家傅沅叔跋于其上,轰动当时文化界、新闻界和收藏界。然此书最终并未回归故园,令国人深以为憾。宋版《文苑英华》存世数量至此可知为一百五十卷十五册。千卷巨帙,今仅此而已。

    国家图书馆藏本保留了宋代的蝴蝶装原有装帧形式。均钤有“缉熙殿藏书印”“内殿文玺”“御府图书”三枚南宋皇宫藏书的印章。明代此书曾是文渊阁插架之物,后经晋藩收藏,有“晋府图书之印”“敬德堂章”等印。入清后书归内阁大库。


    楚辞集注八卷辩证二卷后语六卷  

    (宋)朱熹撰  宋端平刻本  中国国家图书馆藏   《楚辞》是中国文学史上的灿烂篇章,它与《诗经》一起开启了中国古典诗歌的风骚传统。朱熹的《楚辞集注》是众多《楚辞》注本中最具影响力的一种,为后人治骚所必读。

    14524_fzh_1569859200000@@2355@@_meitu_59.jpg

    在南宋大儒朱熹注释《楚辞》之前,已有东汉王逸的《楚辞章句》、宋代洪兴祖的《楚辞补注》两部重要注本。朱熹的《楚辞集注》重新编排了《楚辞》的篇目,在注释方法上也与前注不同。朱熹《集注》卷一至卷五收屈原作品,总其名为“离骚”;卷六至卷八收宋玉、景差、贾谊、庄忌、淮南小山的作品,称为“续离骚”。王逸和洪兴祖的注释皆以名物训诂为主,朱熹则先释字义再通释章句,每章又加以揣摩,系以赋、比、兴字样。

    国家图书馆藏宋端平二年(1235)朱熹孙朱鉴刊本《楚辞集注》,为海内孤本,是目前宋本中年代较早且最完整的一部。这部书在中日外交关系史上还有一段佳话。1972年9月,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中日双方为两国外交关系的正常化进行着艰苦的谈判。在即将达成协议的9月27日,毛泽东与田中进行了友好的会谈,国图藏北宋端平本《楚辞集注》影印本,被作为礼品赠送日方。会面后的第三天,两国即正式建立外交关系。


    荀子二十卷  

    (唐)杨倞注  宋刻本  顾广圻跋  中国国家图书馆藏  《荀子》为战国时荀况的文集。荀子继承儒家学说,并有所发展,为先秦时期继孔子、孟子之后最有成就的儒学大师。这部宋刻宋印《荀子》,字大如钱,墨如点漆,刊印精美。原多著录为北宋监本,经考证,应刻于南宋时期。书中钤有“孙朝肃印”“士礼居”“汪士钟藏”“韩应陛鉴藏宋元名钞名校各善本于读有用书斋印记”等藏书印鉴,曾为藏书名家孙朝肃、黄丕烈、汪士钟、韩应陛等人珍藏。

    微信图片_20191008112706.png

    此书后由陈清华以万金购得。陈清华(1894-1978),号澄中,湖南祁阳人,曾留美,回国后从事金融业,20世纪30年代后,开始收藏中国古籍善本,先后获韩氏读有用书斋、袁氏后百宋一廛、瞿氏铁琴铜剑楼、傅氏双鉴楼等旧藏秘籍,藏书数量迅速增长,宋元善本、明清钞校稿本、罕见善拓,逾五百部,普通善本古籍无计其数。其藏书数量之大、质量之高,于江南无有匹敌者,与天津周叔弢并称“南陈北周”,成为民国间两大藏书家之一。陈清华携《荀子》拜见著名藏书家傅增湘,傅先生笑称:“君非以万金得熙宁《荀子》者乎?是可以‘荀’名其斋矣”,由此陈氏藏书室以“郇斋”命名。陈清华后来移居香港,1965年,有意出售所藏善本,其中即包括此《荀子》。周恩来总理为避免这批珍贵文物外流,责成文化部指派专人前去洽办,在国家经济并不宽裕的情况下,斥巨资购回。此批善本现妥善收藏于国家图书馆。


    文津阁四库全书七万九千三百九卷  

    (清)永瑢、纪昀等纂修  清乾隆内府写本  中国国家图书馆藏  《四库全书》是中国古代最大的官修丛书,纂修于清乾隆年间。它所收之书,几乎囊括先秦至清乾隆间各类重要典籍,内容涵盖传统文化的各个方面。共收书三千余种,三万六千余册,分装六千余函,按经、史、子、集四部庋藏。先后抄成七部,贮藏于北京故宫文渊阁、沈阳故宫文溯阁、北京圆明园文源阁、承德避暑山庄文津阁(以上称“北四阁”)、镇江文宗阁、扬州文汇阁、杭州文澜阁(以上称“南三阁”)。其中文源阁藏本被八国联军焚毁,“南三阁”除文澜阁藏本残留部分外,全都毁于太平天国时期战火,仅文渊阁、文津阁、文溯阁藏本至今尚保存完整。

    14527_fzh_1569859200000@@2358@@.jpg

    文津阁《四库全书》分经、史、子、集四部,各依春夏秋冬四季分为四色装潢,以便检阅。其书共36304册,分装6144个书函,陈列摆放在128个书架上。它是七部《四库全书》中保存最为完整,并且是现今唯一一部仍是原架、原函、原书一体的《四库全书》。其书在子部第32、33架的侧板上刻有乾隆御笔“题旧五代史八韵”。书函中央板、丝带、铜环一依当年。翻开书册,即见“文津阁宝”朱印、“纪昀覆勘”黄笺、雪白的开化纸和端正的馆阁体楷书,令人叹为观止。

    《四库全书》在中国文化典籍史乃至学术思想史上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文津阁《四库全书》与“敦煌遗书”、《赵城金藏》、《永乐大典》并称为国家图书馆四大专藏。该书原藏热河避暑山庄文津阁,民国四年(1915)入藏京师图书馆(今国家图书馆),先后经历了故宫文华殿、方家胡同国子监南学、中南海居仁堂、文津街老馆、白石桥新馆和国家图书馆二期新馆等六次搬迁,今得妥善保存和保护。


    东巴文《创世经》写本  

    东巴文  线装  中国国家图书馆藏   纳西族源于我国历史上的古羌人,先民可追溯至汉代。纳西族文字包括两种不同体系的文字,一种是图画象形文字,纳西语称为“森究鲁究”(意为“刻在木或石上的痕迹”),另一种称为“哥巴特额”(即哥巴文),是标音音节文字,“哥巴”意为“弟子”。这两种文字多为纳西族经师“东巴”(意为“智者”)抄写经文时使用,因此统称为“东巴文”,其抄写的经书称为“东巴经”。

    东巴经一般以当地木本植物皮制成的厚棉纸书写订册而成,长8-9寸,宽约2寸,用以锅底灰与动物胆汁制成的墨及竹笔从左至右横写,一般每页3行,每行约有两三个直线分段。历代东巴用东巴文记录的宗教祭词及其他相关资料,经过长期加工整理,融入民间口头文学等内容,形成了卷帙浩繁的东巴文古籍文献。目前已知存世东巴文古籍有3万多册,分别藏于我国的丽江、昆明、北京、南京等地,以及美国、德国、西班牙等国。

    14529_fzh_1569859200000@@2360@@.jpg

    目前,大多数学者认为东巴文创制于7世纪,因其年代久远、流传至今且仍在小范围使用,因此被誉为“当今世界上唯一活着的象形文字”。2003年8月,丽江东巴文古籍文献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由此,东巴文古籍也成为中国少数民族首项世界记忆遗产。

    国家图书馆历来重视少数民族文字古籍采访与保护工作。抗日战争期间,我国西南地区既是正面战场的指挥枢纽,也是教育文化的中心阵地。由此,以少数民族文献为代表的西南文献的重要性日益凸显,成为中外各方人士采访与研究的热点。其时,美、英、德、法等外国学者与文物藏家纷至沓来,伺机搜掠西南地区的珍贵文化遗产。为了保存独具特色的西南少数民族文献,避免珍贵文化资源湮没毁坏或流失外邦,1941年7月,国立北平图书馆委派馆员万斯年(1908-1987)先生,前往丽江对东巴文古籍进行抢救性采访。8月8日,万斯年先生抵达中甸,立即着手与当地大姓、东巴经师等建立良好关系,在逐渐熟悉了当地民风民情后,其采取亲购与委托两种方式进行专项采访。至1942年11月8日其离开丽江之际,共采得东巴文古籍3200余册,其中即包括此清抄本东巴文《创世经》。该书现已入选第一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目前,国家图书馆已与学苑出版社签署出版合作协议,不久馆藏东巴文将全部公布,化身千百,以广流传。

    中国文物信息网蔡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