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活动动态

    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4 湖北保康穆林头新石器遗址

    发布时间:2019-01-14


    发掘单位: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一、遗址地理概况及过往文物工作情况

    穆林头遗址隶属湖北省襄阳市保康县马良镇紫阳村七组,位于保康县城东南约45公里的重阳盆地西北部的紫阳台地上。重阳盆地为荆山山脉中的一个近椭圆形小盆地,呈西北—东南向,面积略2平方公里,沮河由西北向东南横穿整个盆地。紫阳台地处于盆地的北部,台地北高,南低,北依雒山余脉,南临沮河,西临重溪河,东部山中有一条小溪流出,注入沮河。遗址分布于紫阳台地西南部,大致呈长方形,南北长约400米,东西宽约200米,面积约80000平方米。中心位置地理坐标为东经111°22′46″,北纬31°29′07″,海拔高程306米。

    该遗址在第二次全国文物普查时被发现,1982年被保康县人民政府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20163月,为配合国家社科基金“清华简《楚居》与楚国都城研究”项目,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沮漳河流域的楚文化遗存进行了系统调查,在对该遗址进行复查时,发现有新石器时代和西周时期遗物。

    二、本次发掘情况介绍

    2017年8月—2018年1月,为配合国家文物局“考古中国——长江中游文明进程研究”课题项目,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保康县博物馆联合组成穆林头遗址考古队,对穆林头遗址进行了主动性考古调查勘探和发掘,目的是通过科学细致的勘探和发掘工作,弄清遗址的分布范围、文化层堆积、文化内涵和起始年代等,为进一步的考古工作和遗址保护提供科学依据。

    本次发掘采用方位布方法,选取重阳小学南教学楼的东南角作为永久基点,进行整体布方,以5米×5米规格作为一个探方单位,便于以后长期的考古发掘工作。根据发掘区的位置分为东西两个发掘区,相距90米。东区布探方14个,因堆积效果不好(皆为后期垫土,无文化层),实际发掘4个,发掘面积64平方米;西区布探方12个,实际发掘11个,加上扩方,实际发掘面积约240平方米。

    遗址文化层分四层,第1层为耕土层,第2层为拢乱层,有西周、汉、宋及近代文化遗物。第3、4层属文化层,为屈家岭时期文化遗存。

    遗迹共清理房址3座、灰坑14个、灰沟2条、墓葬35座,其中屈家岭文化房址3座、灰坑11个、灰沟1条、墓葬22座,西周灰坑1个,周代墓葬3座,汉代灰坑2个、墓葬2座,宋代灰沟一条;清代墓葬8座。下面重点介绍屈家岭时期的遗存。

    屈家岭文化遗存分布于整个发掘区,属遗址第3层。文化层堆积较厚,厚约0.6~1.4米,灰黑色土夹杂大量红烧土块、红烧土颗粒、少量木炭、动物骨头等,出土陶片和石器较多。墓葬分布于遗址上,皆为长方形或梯形竖穴土坑墓,分布较为密集,多有打破现象。头向以南北向和东西向居多,极个别西南向。葬式多为单人仰身直肢葬,少量二人合葬和三人合葬。多为一次葬,少量二次葬,葬具无存,人骨大多保存不完整,易碎。各墓随葬品数量都较多,主要以陶器为主,还有少量石器、玉器和骨器。随葬器物大多分为三排分置于人体的头部及左右两侧,按一定的规律摆放,也有少量置于人体之上的,如缸、罐等大件器物,表明当时存在葬具。出土的陶器中以杯形器最多,可修复完整的约390余件,以泥质黑陶、灰陶居多,红陶和彩陶较少,夹砂陶数量也较少。陶器以素面为主,少量饰弦纹、划纹和附加堆纹。可辨器形有陶鼎、双腹豆、双腹碗、高领罐、圈足碗、高足杯、壶形器、盂形器、器盖、陶钵、陶杯、小陶罐、纺轮、陶环等。石器皆通体磨光,制作精美,有穿孔石钺、石圭、石斧、石锛、石镞、石刀、石凿等。玉器数量较少,皆出土于墓葬中,制作精美,有穿孔玉钺、玉璇玑、玉斧、玉管等。骨器数量较少,有象牙杯、骨锥等。

    M18随葬器物组合_meitu_16.jpg

    M18随葬器物组合

    微信截图_20190114111811.png

    M29随葬器物组合

    M26随葬的穿孔玉钺、玉璇玑、玉斧及象牙管_meitu_17.jpg

    M26随葬的穿孔玉钺、玉璇玑、玉斧及象牙管

    玉璇玑(M23:36)_meitu_19.jpg

    玉璇玑(M23:36)

    玉钺 (M26:28)_meitu_20.jpg

    玉钺 (M26:28)


    三、重要墓葬

    这次发现几座屈家岭时期的高等级的墓葬,出土了一批重要的器物,对同时期高等级墓葬的认识具有重要意义。下面加以介绍。

    M26  开口第③层下,打破第④层,上部被H10打破。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墓坑东西长230厘米,南北宽160厘米,深度为84厘米,坑壁光滑,底部平坦,有生土二层台。末发现葬具,人骨痕迹明显,保存较好。仰身直肢葬,四肢伸直,骨胳粗壮,体长180厘米。头向:75°。随葬玉钺一件,长22、宽16厘米,压于右肱骨及背部下;玉璇玑一件(分为二片),置于右手掌上;玉斧一件,置于右小腿一侧,象牙管一件,置于头部右侧。随葬陶器大多置放于生土二层台上,也有凌乱摆放于人体两侧。陶器皆破碎,可辨器型有高足杯、壶形器、盂形器、罐、缸、彩陶罐、彩陶器座等,此外还有骨笄一枚。

    M33  开口第③层下,打破第④层,上部被H10打破。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墓坑东西长210厘米,南北宽92厘米,深72厘米,坑壁光滑,底部平坦。末发现葬具,人骨痕迹不明显,仅见牙齿碎片。陶器较破碎。

    M26与M33相距30厘米,头向一致,南北并列,应该为一对异穴合葬墓。

    M23开口第③层下,打破第④层,西南角被东周墓(M15)打破。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头向340°。墓坑南北长245厘米,东西宽95厘米,深度为88厘米,坑壁光滑,底部平坦。末发现葬具,有人骨痕迹,腐朽严重。人骨左手臂下随葬有玉钺一件、手掌处有玉璇玑一件(分三片),脖子处有玉管二件。随葬陶器较破碎,置于人体两侧及身上,复原陶器30余件,有鼎、盂形器、壶形器、罐、双腹豆、豆、高足杯、碗及缸等。

    四、分期与年代

    新石器时代遗存可分为三期,第一期为墓地,主要是第③层以下的墓葬,该期盂形器较多,壶形器较细高,高足杯较粗矮。第二期为第③层,此时该处为居住区,有大量的红烧土面和房址。第三期又为墓地,主要是第③层以上的墓葬,该期盂形器几乎不见,壶形器变粗矮,高足杯明显增多,且足变得粗高。但一至三期都属屈家岭文化晚期。

    五、主要收获

    此次发掘的区域为屈家岭文化时期的一处氏族墓地,墓葬随葬品数量之丰富、器物之精美是以往屈家岭文化时期墓葬所不曾见的。玉钺、玉璇玑、象牙管等器物更是屈家岭文化的首次发现。从随葬玉钺、玉璇玑等权力象征物的M23及M26看,墓主应该为氏族首领级别的人物。从墓地的布局看,东西向的墓以M26为中心呈四周分布,而南北向的墓则以M23为中心成平行排列,体现两种不同的埋葬风格,这两种风格的墓又都在第③层下。从随葬器物看,南北向的墓略早于东西向的墓。不同的头向表明他们可能来自两个不同的家族,从墓葬的规模和都随葬有玉钺和玉璇玑看,M23与M26应为先后的两个首领级人物。而从每座墓葬随葬陶器数量都很丰富看,该墓地应为一处较高级别的氏族墓地,表明穆林头遗址在屈家岭文化时期为本区域的一处较高级别的聚落。

    穆林头遗址屈家岭文化时期高级别墓地系长江中游文明进程考古的重大发现,特别是大型玉钺、玉璇玑等权力象征物的首次发现,对于今后屈家岭文化时期高级别墓葬的认识意义重大。

    这次考古发掘首次揭露了荆山区域的屈家岭文化遗存,其与京山屈家岭和郧县青龙泉两遗址的屈家岭文化存在文化特征上的共性,表明荆山区域仍属屈家岭文化的控制范围。同时,该遗址也有较多的地方文化特色,对于屈家岭文化的地域类型研究提供了极有价值的参考材料。

    此前,玉璇玑最早发现于山东大汶口文化晚期,后在山东、辽东、陕西等地的龙山文化以及湖北后石家河文化时期都有发现。而此次的发现又将湖北玉璇玑出现的年代提早到了距今4800—4500年左右的屈家岭文化晚期,表明了玉璇玑的传承和区域文化之间的交流与影响。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