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活动动态

    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8 浙江德清中初鸣良渚文化玉器加工作坊遗址群考古发掘

    发布时间:2019-01-14


    发掘单位: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德清县博物馆

    一、地理位置与工作概况

    中初鸣遗址位于湖州市德清县雷甸镇杨墩村中初鸣组。这一区域距离良渚遗址群18公里,毗邻今天的苕溪和京杭大运河,面向广袤的太湖平原。

    据民国(1932)《德清县新志》卷二记载:“中初鸣、下初鸣、桑育、高桥,地中时掘有杂角古玉及圈环步坠等物,质坚,色多红黄,时人谓之西土汉玉,佳者极珍贵。”

    2000年当地砖瓦厂取土时发现玉料,但未见明显的良渚文化地层,因此未引起足够重视。2017年当地政府为建设通航智造小镇进行了大规模拆迁,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德清博物馆进行了初步调查,采集到少量玉料、石器和陶片,判定是一处玉器加工作坊。

    微信截图_20190114114730.png

     中初鸣遗址出土玉料

    文物部门早年就注意到中初鸣遗址及南部的杨墩遗址区域存在大规模的制玉遗存。上世纪90年代,盗掘和开挖鱼塘对遗址造成了极大破坏。因中初鸣遗址的特殊性质,对玉料来源、产品流通的研究的重大意义,因此将中初鸣遗址的工作纳入国家文物局十三五重大专项课题“长江下游区域文明模式研究—从崧泽到良渚”。

    图13 中初鸣遗址出土玉器(成品、半成品、残件)_meitu_38.jpg

    中初鸣遗址出土玉器(成品、半成品、残件)

    为了进一步明确遗址范围、年代及性质等问题,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德清县博物馆于2018年4月~12月对其进行了调查、勘探和发掘工作。发掘区主要位于遗址西北部,共布5×10米探方23个,发掘面积约1100平方米。

    二、调查、勘探与试掘

    首先对中初鸣遗址及周围地区进行了全面的考古调查,调查范围北至吴家桥,东至运河路,南至木鱼桥,西至车袋湾,并重点对中初鸣、田板埭进行了勘探。良渚文化堆积主要集中于中初鸣、田板埭,勘探确定中初鸣遗址面积约为7.5万平方米,发现良渚文化时期土台4处、古河道2处;田板埭遗址面积约为14万平方米,发现良渚文化时期土台1处,古河道3处。现遗址范围内地表多为建筑垃圾,部分区域为桑树地、枇杷地。

    为进一步确定中初鸣遗址范围内土台分布情况,在遗址西南部布探沟3条,确认南北相对的土台2处,北部土台揭露部分南北约23米,东西约17米,西部未完全揭露,东部被池塘破坏;南部土台揭露部分南北约10米,东西约22米,西部未完全揭露,东部被池塘破坏。在土台边的废弃堆积内发现较多陶片,以泥质灰陶、夹砂红陶为主,可辨器形有鱼鳍形鼎足、平底罐、圈足盘等,另出土石锛、玉料等若干,年代为良渚文化晚期。

    在遗址东南部布探沟2条,确认土台1处,揭露部分南北约20米,东西约19米,东部未完全揭露,西部被晚期堆积破坏。仅在土台西部发现少量良渚文化陶片。

    三、良渚文化遗存

    (一)遗迹

    在遗址西南部发掘区内发现和清理良渚文化土台1处、墓葬4座,灰坑15个,灰沟4条,井3个。

    1. 土台

    台Ⅰ位于发掘区西部,位于ⅠT0201西北部、T0301、T0401、T0501西部、T0601西南部、ⅣT0201、ⅣT0203、ⅣT0301、ⅣT0303、ⅣT0401、ⅣT0403、ⅣT0501、ⅣT0503、ⅣT0601南部、ⅣT0603南部。台Ⅰ叠压于⑥B层下,打破生土。平面形状为长方形,西部未揭露到边,东西长约23.5米,南北宽约20米,现土台面海拔标高约2.4米,残存深度约40-120厘米。土台顶部发现墓葬4座、红烧土堆积1处、灰坑1个。

    图3 中初鸣遗址西南部探沟揭露土台_meitu_36.jpg

     中初鸣遗址西南部探沟揭露土台

    2. 墓葬

    共清理良渚文化墓葬4座,均位于台Ⅰ顶部偏东位置,均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其中M2破坏严重,仅残存墓葬北部;M4被S1打破,仅残存墓葬南部。

    M1位于ⅣT0301东北部。叠压于⑥B层下,打破M2。方向为180°。墓葬形制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直壁,平底。南北长207,东西宽64-71,深6厘米。填土为红褐色,夹灰白色土,土质较疏松。未见葬具痕迹,未发现人骨,根据出土随葬品推测头向朝南。M1墓坑甚浅,说明土台被晚期破坏严重。

    出土随葬品13件,其中玉器10件,分别为镯1件,锥形器5件,半圆形饰1件,管2件,玉料1件;陶器3件,分别为罐、圈足盘、鼎,陶器保存较差。

    3. 灰坑

    H3,位于ⅠT0501北部。叠压于⑦层下,被H4打破,打破生土。揭露部分为半椭圆形,弧壁下收变直,坑口直径为700厘米,深180厘米。H3可分为2层,①层填土为褐色,土质疏松,②层填土为灰黑色,土质疏松。出土较多陶片,以泥质灰陶、夹砂红陶为主,可辨器形有鱼鳍形鼎足、T字形鼎足、豆、罐、圈足盘、鬶等,另出土石锛、石凿、磨石等石器,玉料、玉锥形器、玉坠等玉器半成品。H3②层清理了11根带加工痕迹的木桩。H3上部为弧壁,下部为直壁,可能原是井,废弃后作为垃圾坑使用。

    4. 灰沟

        G4位于台Ⅰ北部,位于ⅠT0601、ⅣT0601、ⅣT0701、ⅣT0603南部、ⅣT0703南部。揭露部分为长条状,向西、向东延伸,弧壁,底部凹凸不平。出土大量陶片,以泥质灰陶为主,可辨器形有鱼鳍形鼎足、T字形鼎足、豆、罐、圈足盘、器盖等,另出土玉锥形器、玉坠、玉管等玉器50余件,玉料400余件,磨石、石锛、石镞等65件。G4应为良渚文化晚期的垃圾沟。

    (二)遗物

    遗物主要出于地层中,有陶器、石器,以及玉料、半成品、玉器残件、完整器等标本共2000余件,其中玉料1600余件,玉器半成品、成品、残件约200件,石器200余件(其中燧石、磨石50余件)。在发掘中为防止遗漏细小遗存,对⑧层及良渚文化遗迹内土样全部进行淘洗,获得一批包括玉、石器、动植物遗存在内的重要遗物。

    图14 中初鸣遗址出土磨石_meitu_39.jpg

    中初鸣遗址出土磨石

    图15 中初鸣遗址出土燧石工具_meitu_40.jpg

    中初鸣遗址出土燧石工具

    出土陶器以泥质灰陶、夹砂红陶为主,多为素面陶,有少量弦纹等,主要器类有鱼鳍形鼎足、T字形鼎足、豆、圈足盘、罐、鬶、缸、器盖等;石器有镞、锛、钺、凿、磨石、燧石等;玉器包括带加工痕迹的玉料及锥形器、管、坠、隧孔珠等半成品。

    四、初步认识

    遗址出土陶器器形有鱼鳍形鼎足、T字形鼎足、豆、圈足盘、罐、鬶、缸、器盖等,均为良渚文化的典型器形。所出T字形鼎足、鬶显示其年代为良渚文化晚期。尤为重要的是发现了大量玉料,玉料保存较差,白化、孔蚀现象严重,但仍可见线切割、片切割痕迹,部分已切割成玉锥形器的雏形。另外出土了大量玉器半成品,器形主要有锥形器、管、坠、隧孔珠等,还出土了燧石钻头、磨石等加工工具。从良渚塘山(金村段)及良渚古城钟家港古河道的发掘看,燧石是良渚时期琢玉雕刻的主要石材,进一步证明中初鸣遗址是一处玉器加工场所。

    中初鸣遗址与其西南1公里的杨墩遗址均为良渚文化晚期的玉器加工作坊,在两者中间的田板埭遗址也采集了玉料,该区域存在由多个加工作坊组成的玉器加工作坊群。

    德清中初鸣和杨墩玉器加工作坊群,面积大,年代明确,虽然产品原料、产品种类较为单一,以玉锥形器、管等小件玉器为主,但生产规模大,是迄今为止长江下游地区良渚文化时期发现的规模最大的玉器加工作坊群遗址,对这一时期生产经济模式的研究,以及玉料来源、产品流通的人群和社会研究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五、工作计划

    中初鸣已发现的遗迹单元有土台、灰沟、灰坑和墓葬等,数量虽然不多,但种类比较丰富。进一步扩大发掘面积,确认遗址内土台的数量、规模,及墓葬、居址分布情况,是接下来工作的重点。同时开展动物考古、植物考古、环境考古等相关研究。

    中初鸣遗址出土的玉器半成品、成品均为玉锥形器、玉管、玉坠等,计划通过成分分析等方式与良渚遗址群、临平遗址群、海宁、嘉兴等地区的良渚文化晚期遗址内出土的同类器形进行比较,进一步讨论良渚文化时期的玉料来源、玉器流通、经济模式。

    随着长江下游国家大课题的开展,以良渚古城为核心的区域系统调查工作已经全面展开,今年的调查重点将以雷甸为中心,覆盖200余平方公里。随着调查的开展,该区域的面貌及其与良渚古城的关系将会越来越清晰。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