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活动动态

    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11 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

    发布时间:2019-01-14


    发掘单位:中国国家博物馆考古院

    中条山及周边区域铜矿开采、冶炼和利用是学术界关注的重要问题,但一直缺乏大规模的考古发掘和研究工作。20世纪80年代起,中国历史博物馆(现为中国国家博物馆)考古部数次派人赴垣曲境内的铜矿山调查,在同善、篦子沟、铜矿峪等地发现了多处采、冶铜遗址,但大多年代较晚。本世纪初,中国国家博物馆等单位合作开展考古调查,在运城盆地东北部山前地带发现了多处先秦冶铜遗址,西吴壁遗址就是其中规模较大,内涵丰富的一处。

    方形干燥坑_meitu_51.jpg

    方形干燥坑

    西吴壁遗址位于山西省绛县古绛镇西吴壁村南,地处涑水河二 级阶地上,南距中条山仅数公里;遗址东、南、西侧均被冲沟环绕,东、南冲沟内曾有泉水,向南流向涑水河。西吴壁遗址面积约40万平方米,包含仰韶、龙山、二里头、二里冈及周、汉、宋等时期的遗存,其中二里头、二里冈期遗存最为丰富。

    2013~2017年,我们曾5次勘察西吴壁遗址,以2017年春、秋两季的工作最为细致。勘察工作包括:细致踏查西吴壁遗址,采集遗物;利用遗址断坎较多的特点,仔细刮剖面,深入了解各时期遗存分布范围及性质;利用无人机对遗址进行三维建模,生成遗址高精度正射影像图,对遗址进行整体分析。通过以上工作,我们对西吴壁遗址的性质、各时期遗存分布范围,以及二里头、二里冈期聚落结构有了初步了解。勘察所得数据,均导入ArcGIS系统,形成数据库,为后续工作的开展提供了数据保障。

    2018年3月,中国国家博物馆、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与运城市文物保护研究所联合组队,在西吴壁遗址开展前期工作。具体工作包括分析前期勘察数据,并选取重点区域进行小规模钻探。在此基础上,联合考古队于春、秋两季选点开展考古发掘工作,发掘面积达1100平方米,旨在构建西吴壁遗址考古学年代序列,深入了解早期冶铜遗存。通过发掘,获得龙山、二里头、二里冈及周、宋等时期遗存。其中以二里头、二里冈期遗存最为丰富。下文重点介绍这两个时期的遗存。

    二里头、二里冈时期遗迹包括灰坑、灰沟、房址、木炭窑、冶铜炉残迹等。

    房址数量不多,其中一些形制特殊。如一处二里头早期地穴式房址,开口线为圆角长方形,呈东——西走向,壁近直。近东壁处有窖穴;近底部有很多冶铜炉渣和烧土堆积。另一处二里冈期房址分里外间,里间呈圆角长方形,带有多个经火灼烧的壁龛,有一窄通道与外间相连;外间被多个遗迹打破,残存部分略呈半圆形,底较平,附近遗迹多见炉渣等冶铜遗存。这两处房址可能都与冶铜及相关活动有关。

    灰坑按形制可分为袋形坑、长方形(或方形)直壁坑、椭圆形坑、圆形锅底坑及不规则形坑等。袋形坑口小底大,底较平,多为窖穴,废弃后成为垃圾坑;长方形(或方形)直壁坑数量较多,坑壁、底常残存木炭,或为干燥坑。另有一些长方形坑带有壁龛,形制特殊。个别椭圆形坑体量较大,其内包含集中堆放的矿石、炉渣、木炭等与冶金相关的遗物。许多坑内常见炉渣、残炉壁等,当与冶铜活动密切相关。

    与冶铜活动有关的灰坑_meitu_55.jpg

    与冶铜活动有关的灰坑

    木炭窑目前仅见一处。残存部分略呈圆形,壁近直,内壁经高温灼成青烧土,未见一般陶窑的窑畀、火塘等,推测为烧制木炭所用。

    发现一处二里冈期冶铜炉残迹,其北靠生土,残损甚重。据残存部分推测其本应为近圆形竖炉,口径小于1米。残迹下为黄褐色垫土,较致密,夹杂大量红烧土块,叠压于灰土之上。“炉体”内壁粗糙,无明显烧结面,说明炉壁、底均已残失。炉内堆积为灰色和灰黑色土,包含物有炉壁残块、红烧土颗粒,另有少量陶片。“炉体”南侧出土较多炉渣、炉壁、铜矿石等冶铜遗物。“炉体”北侧存在大面积踩踏活动面,向北延伸十余米,串联多个二里冈期遗迹,为后续研究提供了重要资料。

    出土遗物包括陶、铜、石、骨器,以及大量冶铜炼渣、炉壁(或坩埚壁)、铜矿石、木炭等。

    炉渣_meitu_53.jpg

    炉渣

    陶器按时代可分二里头、二里冈等时期。二里头期陶片多为灰陶,另有少量黑陶,纹饰以绳纹为大宗,另有蓝纹、附加堆纹、旋纹等,器形包括深腹罐、小口矮领鼓肩罐、单耳罐、捏口罐、鬲、盆、敛口斝、鼎、蛋形瓮、敛口瓮、器盖等。整体文化面貌与二里头文化东下冯类型较为一致,时代涵盖二里头二、三、四期;二里冈期陶片以灰陶为主,纹饰多为绳纹,另有旋纹、附加堆纹、同心圆纹、兽面纹、云雷纹等,可辨器形有鬲、甗、豆、盆、大口尊、蛋形瓮、矮领鼓肩瓮、坩埚等。时代包括二里冈下、上层两个阶段。

    石器包括石刀、锤、杵、砧等。使用痕迹均较明显,一些石器,如石锤、杵、砧等,明显沾染铜锈,且与铜矿石、炉渣等物一起出土,当与冶炼铜矿密切相关。此外还见一件二里冈期磨制石磬。

    出土大量兽骨,其中一些经加工成为骨器、卜骨等。骨器包括骨针、骨笄、骨圭等;卜骨多为肩胛骨加工而成,均为圆钻。

    大多数二里头、二里冈期遗迹出土冶金遗物,如冶铜炼渣(炉渣)、炉壁(或坩埚壁)、矿石等。目前二里头、二里冈两个时期所见冶金遗物数量基本相当。几类冶金遗物中,以炉渣数量最多,炉壁和矿石及其他遗物稍次之。另发现多件残石范,形制均较简单,用于铸造小型工具。

    成熟的青铜器产业格局包括采矿、冶铜、铸造三个环节。闻喜千斤耙等遗址的考古工作表明,不晚于二里头时期,中条山腹地铜矿便得到开采,二里冈时期规模有所扩大。所采铜矿少量在矿山冶炼,其余去向不明。作为已知中国内地最早、规模最大的冶铜遗址之一,西吴壁遗址的发掘为解决这一问题提供了资料。夏商时期先民在采取铜矿后,运至交通便利、自然环境更好、便于生产和生活的西吴壁等遗址冶炼成铜锭,再送至都邑性聚落进行铸造。西吴壁遗址夏商时期冶铜遗存的发现,填补了早期青铜器产业链的空白。

    夏商时期炼炉残迹、铜炼渣(炉渣)、炉壁(坩埚壁)、矿石、石范、石锤、石杵、石砧等大量冶铜遗存的发现,表明西吴壁遗址是中原地区时代最早、规模较大的冶铜遗址之一,具有较高的专业化生产程度。史籍鲜见对专门冶铜遗址生产、生活方式的记载。细致的发掘工作让我们找到了与冶铜炉残迹相关的活动面,以及与活动面相连的其他遗迹,为研究早期冶铜手工业技术及生产方式等问题提供了直接证据。石磬、卜骨、兽骨及其他遗存,为研究冶铜相关礼仪,以及冶铜手工业者食物结构等问题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实物资料。

    陶坩埚_meitu_54.jpg

    陶坩埚

    炉壁(坩埚壁)_meitu_52.jpg

    炉壁(坩埚壁)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无论祀或是戎,都需依托铜这样的战略资源。张光直先生曾指出,夏商王朝都城变迁与追逐资源密切相关。西吴壁遗址的考古工作,为探索夏商王朝的崛起与控制、开发、利用铜这种战略资源之间的关系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