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活动动态

    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23 山东枣庄海子汉代遗址

    发布时间:2019-01-14


    发掘单位: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海子遗址位于山东省枣庄市山亭区山城街道办事处海子村东北部,所在地形为山前平原,东邻薛河支流西江。该遗址于2015年12月进行庄里水库库区考古调查时发现。遗址平面大致呈北窄南宽的梯形,南北长约300米,东西最宽处约200米,最窄处约100米,面积约50000平方米。地面可采集到汉代泥质灰陶罐、盆、筒瓦、板瓦等器物残片。从河堤断崖上观察到,耕土层下即为文化层,文化层厚0.5-1米。2016年10月,海子遗址所在区域被确定为庄里水库取土场,需进行大规模取土。为避免地下文物信息遭到破坏,需对遗址进行科学发掘。

    2017年6-12月,由国家文物局批准,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郑州大学对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发掘面积3000平方米。通过先期进行的勘探工作和第一期发掘,我们基本掌握了遗址范围及主要文化内涵。由于该项目为配合水库取土场施工,遗址面临大规模机械取土及蓄水后完全淹没的处境,为最大程度地保留文物信息,由国家文物局批准,2018年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继续对海子遗址进行了第二期考古发掘。根据勘探成果,发掘区集中分布于遗址东北部遗迹较丰富区域。发掘时间自4月上旬至12月中旬,总面积3000平方米。两期发掘共发现并清理汉代沟2条、房址2座、地穴式建筑遗迹7座、道路2条、窄基槽4条、灶2个、灰坑118座、墓葬2座,唐代沟1条、灶4个、灰坑82座、墓葬7座及清代墓葬4座。最主要的收获为发现一处信息保存相对丰富的汉代基层聚落,发掘成果具体介绍如下:

    发掘区西部发现汉代沟一条(G1),南北走向,现存长度约230米,宽2.5-3米,现存深约0.3米,沟内发现保存较好的石砌墙基及陶片铺成的道路。沟北端被一平面形状不规则的碎石铺面叠压,未发现拐角。由勘探情况知沟位于遗址的西部边界,推测为聚落界沟。

    3、汉代沟G1中段(上为北)_meitu_111.jpg

    汉代沟G1中段(上为北)

    发现汉代房址2座,为地面式,平面呈长方形,保存状况差,未见活动面,仅余不连续的石砌墙基和基槽。两座房址之间发现道路及墙基各一条,推测属于不同院落。

    发现并清理汉代地穴式建筑7座,平面均为长方形,面积35-70平方米,深1.2-1.6米。有两座相邻、并排分布的现象。建造方法为先于地面挖出基坑,在坑壁内侧垒砌石块或贴壁面立石板,多数于东、西一侧设有两块立板构成的“通道”,有的两侧皆有“通道”,“通道”底部向内倾斜,多见于斜坡上铺石板的现象。建筑底部多不平整,常见中间下凹、分高低两部分或呈斜坡状者。堆积多分为上下两层,上层为大量的石块及瓦片,下层为深灰褐色含大量黑灰的堆积。经过与浙江大学地球科学学院合作进行的系统取样分析,发现下层堆积中含有大量粪甾醇,来源为人畜粪便。由形制及实验室分析成果,我们推测此类建筑性质应为“溷厕”,即畜圈厕所。

    8、汉代圂厕HC5清理后(上为北)_meitu_113.jpg

    汉代圂厕HC5清理后(上为北)

    汉代灰坑98座,大部分集中分布于发掘区中部和南部,同房址和地穴式建筑基本没有打破关系,应存在一定布局规划。直壁、平底且壁面、底面经整平加工的长方形灰坑数量较多,方向多接近正南北或正东西向,分布集中,推测有特定用途。

    5、汉代房址F1残存墙基(西-东)_meitu_112.jpg

    汉代房址F1残存墙基(西-东)

    发掘区西部发现3横1纵共4条宽约15-25厘米的“窄基槽”,槽内立有石板,不当为墙基,推测为仅起到标识作用的界隔,可能与小面积农业用地有关。

    发现汉代水井2口,井圈皆为石块砌筑,因坍塌较严重暂未清理至底,发现有带有卡口、可四块一组构成方形井栏的石板。

    12、汉代水井J3(上为北)_meitu_115.jpg

    汉代水井J3(上为北)

    遗址内汉代房址、道路等遗迹发现极少且保存较差,由此推测汉代地面以上的遗存遭严重破坏。发掘区内第2层下发现多处陶片堆积,主要由汉瓦残片构成,掺杂少量唐代陶、瓷片,可知发掘区内可能曾存在汉代房屋,倒塌废弃后建筑垃圾被后人堆置或作为铺垫材料使用。根据汉代遗迹分布情况,发掘区内一些分布有陶片堆积的、靠近水井的区域最有可能为房址所在地。

    出土遗物以瓦片为主,包括筒瓦和板瓦,瓦背多饰绳纹及瓦棱纹,瓦腹见布纹。另外见盆、瓮、罐等陶器残片,可复原者极少,发现汉代石阙残块1件。

    发现并清理唐代沟1条,位于遗址东南部,呈东西向,宽4.5-5.8米;灶4个,平面近圆形,有的壁面以石块构筑;墓葬7座,分布于遗址西北部和东南部,形制分为土坑墓和石椁墓两种;灰坑82座,平面多圆形或椭圆形。遗物有瓷碗、陶罐、铜钱等。另外还清理清代墓葬4座。

    9、海子遗址汉代儿童墓M3(上为北)_meitu_114.jpg

    海子遗址汉代儿童墓M3(上为北)

    综合现有发掘成果,我们认为海子遗址存在一处汉代基层聚落,其规模可能对应汉代行政单位的“里”。聚落边缘有界沟,聚落内除供人居住的房屋外,还有供养殖的畜圈,可能还有贮存单位和小面积的农业用地。本次发掘对所有遗迹都进行了土样采集,重要遗迹做了详细系统的样品采集并开展了多学科合作,发掘和实验室分析成果将为汉代基层聚落内部形态和生业模式等研究提供新材料。海子遗址周围2公里半径范围内分布有多处汉代墓地,将遗址及其周围墓地的材料进行综合分析对于汉代中小型聚落研究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