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活动动态

    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25 河南洛阳隋唐洛阳城宁人坊和定鼎门街遗址

    发布时间:2019-01-14


    发掘单位: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图三 宁人坊、定鼎门街和明教坊重要遗迹分布示意图_meitu_122.jpg

    宁人坊、定鼎门街和明教坊重要遗迹分布示意图

    一、宁人坊

    1、宁人坊遗址概况

    隋唐洛阳城宁人坊遗址,位于隋唐洛阳城的西南部,遗址中心坐标N34°38″07.79′,E112°27′25.00″,海拔140米,为原隋唐洛阳城洛南里坊区定鼎门街西,从南第一坊。遗址地处今洛阳市洛龙区古城路北侧150—700米,龙门大道西约500—1050米,总占地面积约0.36平方公里。宁人坊遗址在隋唐洛阳城遗址保护范围之内,是定鼎门片区世界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

    图八 宁人坊东坊门遗迹单位图_meitu_121.jpg

    宁人坊东坊门遗迹单位图

    宁人坊,本曰宁民,唐初因避唐太宗讳改宁人坊,其后多曰宁仁。该坊随着隋唐洛阳城的修建而建成,建于隋大业元年(605年),由将作大匠宇文恺规划设计。宁人坊东临定鼎门街,南邻郭城南顺城街,北接宽政坊,西隔坊间街道与从政坊相望。据《唐两京城坊考》记载,该坊内有唐并州大都督府长史、赠吏部尚书、荆州大都督崔日用宅,工部尚书、东都留守韦虚心宅,新定郡遂安县尉李府君夫人崔氏宅。另据《历代名画记》记载,宁人坊内有著名的龙兴寺,寺内有唐代著名画家展子虔所画的《八国王分舍利》图。

    图四 宁人坊南坊门鸟瞰图_meitu_124.jpg

    宁人坊南坊门鸟瞰图

    图五 宁人坊西坊门鸟瞰图_meitu_125.jpg

    宁人坊西坊门鸟瞰图

    经对该坊的实地调查,宁人坊遗址南北长527米,东西宽462米左右,南起隋唐外郭城南城墙,北至园区路,东起隋唐时期的定鼎门街,西距聂泰路约490米。

    2、以往考古工作

    针对宁人坊遗址,以往也进行了一些考古工作。1997—1999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洛阳唐城队与洛阳市文物工作队组成联合考古队,对定鼎门遗址进行发掘。发掘工作曾对宁人坊东侧坊墙进行了局部清理。坊墙系由含沙量较大的黄褐色土一次性夯筑而成,坊墙东距定鼎门街约70.5米,东距定鼎门街西侧水渠西沿1米。坊墙基槽底宽1.45米,基槽上口残宽1.65、厚0.8米。在宁人坊东面坊墙西侧,清理出建筑基址1处,坐北朝南,上距地表深1.2—1.3、东西残长5.3、南北残宽1.6米。在建筑基址内的地面上,清理出佛造像6件,多已残破,该基址及佛教造像与文献所载坊内龙兴寺的关系,值得进一步考证。

    自2011年4月—2012年5月,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对宁人坊遗址开展了大规模的考古勘探工作。钻探出了宁人坊西半部(坊内十字街及其以西部分)的遗迹,主要有隋唐外郭城城墙、西、南、北三面的坊墙位置,坊间道路,宽20余米,深约2米,坊南部与南城墙之间的顺城街道路,坊内十字街,北坊门、西坊门、南坊门位置及坊内数量较多的灰坑。另外钻探工作还探明了宁人坊西侧从政坊的东、南坊墙和东坊门,探出了北侧宽政坊的南坊墙和两坊间永通门大街的宽度等大致概况,为下一步开展大规模的考古发掘和保护工作提供了良好的基础材料。

    2013年3月—2013年10月,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洛阳唐城队对隋唐洛阳城宁人坊的南坊门和西坊门进行了考古发掘。通过发掘,确定了坊门由门道和墩台组成,坊门连通坊内十字街和坊外顺城街及坊间路,墩台连接坊墙,皆夯筑。十字街两侧和坊墙外有排水沟。南坊门门道宽2.25米,墩台南北长2.2-2.5米,东西宽1.55-1.8米,南坊墙基槽宽1.3-1.45米。西坊门形制于南坊门相仿,西坊墙西侧有排水沟,可分两期,一期沟宽5.3、深1.4-1.7、开口距地表深1.5-1.8米,二期沟宽7.75、深0.1-0.7、开口距地表深1.05-1.2米。

    南顺城街位于南坊门门道以南。路土中夹杂有大量碎石和碎瓦片,北接十字街南北街。地势北高南低,南部最深处距地表1.35米。钻探资料显示向南延伸至外郭城城墙。

    坊间路位于宁人坊西坊门以西,距地表1.1米,呈东西向,从西坊门开始向西逐渐加宽,发掘宽度在2.8—6.3米。东端与坊内东西向十字街相连接,路面有车辙沟。没有明显界限,其路土情况与坊内东西向十字街路土情况相同。

    2014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继续在东坊门区域和坊内东南部区域进行考古勘探和发掘。宁人坊东坊门附近各遗迹单位位于④层下,深度距地表1.2-1.3米。东坊门位于东坊墙正中。东坊墙为南北走向,已发掘部分属坊墙基槽,坊墙基槽宽1.3—1.5米,发掘部分南北长20米,为夯土筑成。坊门连接坊墙,由门道和门墩组成。门道位于门墩正中,南北宽3.3—3.5米。门墩分南北两部分,北门墩东西残长5.8—6.5,南北宽3.6—3.75米;南门墩东西残长6—6.8,南北宽3.5—3.55米。坊墙东、西两侧各有一条水沟,将门墩边沿打破。坊墙西侧水沟为坊内排水沟,东侧水沟为坊外排水沟,坊外排水沟以东属定鼎门大街范围,发掘出大范围南北向路土,路土向东延伸出探方。

    2015年,在发掘宁人坊东南部磉墩和12米夯土台基区域的过程中,发现单体磉墩为1米见方,磉墩间距2.4米左右,在西侧磉墩东1.7米处还发现了一南北向条状夯土,该夯土宽1.5米,土质、形状类似坊墙基槽,同时在该区域地层中出土有小型铜鎏金佛像。在对钻探资料显示的12米夯土台基清理之后,发现该夯土台基平面呈正方形,夯土边长10.4米,外围有1.7米的包边砖和散水痕迹。在夯土台基散水北侧有两条向北伸出的宽1、长1.7米的铺砖痕迹,同时在该区域北隔梁下还有宽7.8米,东西向的夯土台基,该夯土质地较差,性质不明,可能与方形夯土台基有关。

    通过发掘,我们认为方形夯土台基有可能是建筑群落的中心建筑,其周围当有更多廊房、院落等。2016年,我们在方形夯土台基的四周进行布方发掘。在方形台基的北、东、西侧均有夯土存在,以北部夯土保存最为完好,其上残存有两柱础石,整体形状呈东西向的长方形,南北宽8米,东西长20余米。东、西两端夯土继续延伸,且西端有一明显向北的拐角,还发现有踩踏面、包砖等现象。方形台基南部50米范围内均未发现夯土,且地层较深,这部分可能为院落。

    整体来看,该组建筑可能是以方形夯土台基为中心,周围以“冂”形建筑围绕的建筑组群,从夯土向北拐的趋势来看,“冂”形基础以北当存在与之相连的建筑和院落。

    2018年,为了弄清坊内东南区域建筑的四至,我们以方形夯土台基为中心,向北、东、西方向各布方一排。北部发掘区由院落,房屋,道路,排水沟,院墙组成的建筑群。院落有两处,房屋南北向至少四进,最北端为院墙,院墙之外为坊内十字街东西街。东部发掘区发掘至东坊墙内侧,可见晚期道路叠压于早期建筑基址和活动面之上,早期建筑基址时代与坊墙相当,说明里坊制度崩溃后这部分区域最终形成了道路。西部发掘区发掘至坊内十字街南北街,在十字街东侧发现有卵石铺就的散水和大量建筑构件,说明该区域仍然存在大量建筑,形制与夯土台基附近建筑遗存相似。通过以上发掘情况,坊内东南区域出现以方形夯土台基建筑为中心的建筑群至少占整个里坊的四分之一面积,结合文献和出土的佛教文物,推测该建筑群当属龙兴寺遗址,从造像石、柱础石的损毁程度和遗址堆积含有大量烧土炭灰的情况来看,该遗址可能在“武宗灭佛”时期废弃。

    二、定鼎门街

    1、定鼎门街遗址概况

    隋唐洛阳城定鼎门街遗址,位于隋唐洛阳城的南部,处于隋唐洛阳城的轴线上,是外郭城正南门定鼎门内中轴大街。遗址地处今洛阳市洛河南岸,南距洛龙区古城路约150米,东距龙门大道约400—500米,南北总长约3000米、东西宽约120米,占地面积约0.36平方公里。

    微信截图_20190114144419.png

     定鼎门大街及明教坊宁人坊发掘区航拍

    定鼎门街,亦曰天门街,又曰天津街,或曰天街。《河南志》引韦述《记》曰:自端门至定鼎门七里一百三十七步,隋时种樱桃、石榴、榆、柳,中为御道,通泉流渠,今杂植槐、柳等树两行。大街正中为御道,两侧有辅道,街道两侧修渠,渠中常年流水。可见定鼎门大街的壮观景象。清代时,樱桃树和石榴树已经无存,然槐树和柳树尚各存两行。大街两侧的水渠在唐代时有水,北宋前期水已干涸,到北宋盛时复又有水。

    2、以往考古工作

    针对定鼎门大街遗址,以往已进行过诸多考古工作。经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1959~1965年考察发掘,端门至定鼎门之间的距离为4180米,定鼎门大街的宽度一般在90余米。大街由定鼎门址起往北穿过水磨村,直至洛河滩地,隔河与应天门遗址相对。现存长度约3000米,近洛河边及中部水磨村以南约300米一段已破坏无存,其余宽度保存也不一致,一般为90余米,北部宾庄以南保存较好,最宽处达121米,路土保存最厚的地方为0.6米。南部路面距地表深1.2米,往北渐深至2.3米。据韦述《两京新记》载:“自端门至定鼎门七里一百三十步”,“定鼎门街广百步”。按唐大程里一里等于360步,每步等于1.47米计算,端门至定鼎门间的距离折合今尺为3905.79米,定鼎门街宽147米。根据勘察结果,以上两门(端门系复原后的位置)之间的距离为4180米,尚有274.21米的差距。街面宽度相差26米,但这并不包括破坏部分,因此数据大体相合。

    1997—1999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洛阳唐城队与洛阳市文物工作队组成联合考古队,对定鼎门遗址进行发掘。同时在定鼎门遗址墩台北沿67米处布了一条探沟,对定鼎门街进行了解剖发掘。探沟东西长213、西部南北宽2米,东部南北宽1.5米。通过发掘发现,第②层下,距地表深0.8米即发现有近代路土,再往下依次发现金元、宋、唐宋之交、隋唐各时期路土,在隋至北宋时期的路土两侧均有南北向的水沟。北宋时期的定鼎门街,东西宽74.3、厚0.35米。路土呈浅褐色,坚硬,较杂。中部清理出少量车辙。东侧水沟东西宽2.6、深1米,西侧水沟东西宽1.2、深0.9米。唐宋之交时期的定鼎门街,东西宽101.75、厚0.35米。路土呈灰褐色。路面上车辙较少。东侧水沟西距定鼎门街中线约52.8、上口宽1.3、底宽0.6米,西侧水沟东距定鼎门街中线约52.8、上口宽3.6、底宽0.8米。隋至盛唐时期的定鼎门街,距地表深2.1、东西宽116、厚0.1—0.25米。中部稍显低平,两侧略显高突,中部低于两侧0.4米。路土可分3小层,每层均有车辙,底层最多上层较少。东侧水渠西距定鼎门街中线约64.5、上口东西宽14.2、深1.85米,西侧水渠东距定鼎门街中线约63.5、西距宁人坊坊墙1、上口东西宽9、深1.6米。在发掘中还发现了一条残宽80米,呈东北—西南走向的晚唐至北宋初的路土。该路土碾压明教坊西墙而过。据此可以初步推测:晚唐至北宋初年或许行政上的里坊制度仍然存在,但建筑上的里坊制度已经崩溃。

    2014年11月,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对位于宁人坊东坊门与明教坊西坊门之间的定鼎门街进行全面的考古发掘,通过发掘确定了两坊坊墙之间的距离为141-142米,定鼎门大街两侧有水渠,定鼎门大街路土可分五期,第一期:隋—初唐时期,形成于生土之上,路土宽约136米,厚约0.2米。路土两侧有同期排水沟,东侧排水沟宽2.25米,西侧排水沟宽2.3米。止于坊门墩台南北两侧。第二期:盛唐时期,宽约131米,厚约0.2米。东侧排水沟口部宽7.5,底宽5.6米。西侧排水沟口部宽3.9,底宽3.6米。第三期:晚唐时期宽约102米,夹杂黄褐色淤土,厚约0.1米。东侧排水沟口部宽1.6,底宽0.7米。西侧排水沟口部宽2,底宽1.3米。第四期:宋代,宽约102.5米,红褐色淤土,厚约0.2—0.48米。东侧排水沟口宽1.6米,底宽0.7米。西侧排水沟口宽2.9米、底宽1.3米。第五期:明清时期路土,位于中探沟中部,开口于三层下,宽约15米,夹杂大量卵石。

    通过历次对定鼎门大街的调查和发掘,可以了解到定鼎门大街始建于隋代大业元年(公元605年),一直沿用至金元时期。严格意义上说,定鼎门大街当于北宋末金兵入侵,里坊制度崩溃时废弃,但其作为主干道一直被后代沿用。其北自端门,连接天津桥,南至定鼎门,南北长4180、东西宽141—142米,两侧辅以水渠,连接坊间5条东西向道路。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