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活动动态

    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26 张港黄泗浦遗址

    发布时间:2019-01-14


    发掘单位:南京博物院、苏州市考古研究所、张家港博物馆

    一、遗址概况

    黄泗浦遗址位于江苏省张家港市杨舍镇庆安村与塘桥镇滩里村交界处,现北距长江约14公里,西离张家港市区约3公里。遗址于2008年11月发现,自2008年12月至2013年1月,由南京博物院主持先后对遗址进行了四次考古工作,发掘面积约4600平方米。经过勘探,遗址总面积约1.2平方公里,遗址北侧即为古长江南岸线。通过发掘,在遗址西区主要清理了南朝至唐宋时期的道路、灰坑、水井、水沟等遗迹,在遗址东区主要发现了唐代和宋代的河道、房址、水井等遗迹,出土了大量南朝至唐宋时期的日常生活用品,其中以众多窑口的瓷器标本为大宗。这些发现,使我们意识到黄泗浦遗址作为长江下游港口型集镇遗址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和意义。

    2017年3月~12月,为深入了解黄泗浦河道的开挖、使用和堆积情况,分别在遗址东部区域即方桥以南和以北进行布方和开探沟发掘,发掘面积约1800平方米。2018年2月开始,在去年发掘的基础上,又对黄泗浦河道进行扩方,发掘面积约1000平方米。截止目前,比较清楚地揭示了黄泗浦河道的开挖、疏浚和使用情况。

    二、主要收获

    1.唐代河道。唐代河道于2009年的考古工作中即已清楚揭示,位于方桥西北侧(清代乾隆年间重修于黄泗浦河上的石桥),在09T1内的河道上口宽约20米,深约2.2米。现存唐代河道东侧与现黄泗浦河交接,向西行100多米后拐弯往北,逐渐进入古长江口。本年度对ⅠT6209和ⅠT6210内的唐代河道堆积进行清理,出土了较多的唐代时期的瓷器标本。

    图4 唐代河道(09T1内,南-北)_meitu_126.jpg

     唐代河道(09T1内,南-北)

    图9 唐代河道第12层出土_meitu_127.jpg

    唐代河道第12层出土

    2.宋代河道。自2017年3月开始至今,对现黄泗浦河分别在方桥以南和以北进行全断面解剖发掘。在方桥以南ⅠT6401等探方揭露面积约1600平方米,河道河口宽约51米,河底最深处距河口约4.5米、距地表约6.2米。在河道底部揭示出厚达1米可细分三层的使用时期文化堆积。该堆积包含大量的砖瓦、瓷片、铁钉、蚬壳、动植物骨骼等遗存。通过对该堆积的小探沟清理可知,该层堆积下即为生黄土而不见青淤泥层,由此可知古河道应为人工开挖。通过全面收集土样漂洗,从漂洗出的瓷片和铜线看,河道的开挖年代不晚于北宋,一直持续沿用到南宋,未见晚于南宋的瓷片和铜线。在ⅠT6402、ⅠT6502、ⅠT6602等探方内还发现有三道凹槽,以及沿凹槽南侧向东分布有一排基本呈等距的木桩,其中一条凹槽内还卧置有带长方孔的长木桩,这些木桩可能与河道内的栈桥有关。

    图13 宋代河道河底及西岸清理情况(T22及扩方,东-西)_meitu_128.jpg

    宋代河道河底及西岸清理情况(T22及扩方,东-西)

    方桥以北T22及后期扩方等揭露面积约900平方米,揭露的河道形制与南面的河道基本一样,河口宽度和河道深度基本一致,并且同样在河底堆满了砖瓦瓷片堆积。所见不同的是,在河道底部遗留有相当多的可以修复的瓷器和陶器,较多的文字砖和一些完整的石构件,在河底表层还清理出三个人头骨。此外,在T22的区域内还发现有较多的木桩,呈东西向密集的分布在河底。由于此处的木桩比较密集且纵跨河底,可能与水关或水闸有关。此处河道的开挖年代应与南面的河道相同,目前由于尚未进行解剖清理,在河底砖瓦瓷片堆积表层见到有一些元代龙泉窑的瓷碗和高足杯,以及一件元青花龙纹高足杯腹片,这些器物说明元代时期对该区域的河道可能又进行了疏浚。

    图15 宋代河道底部的石构件(T22及扩方,东-西)_meitu_129.jpg

     宋代河道底部的石构件(T22及扩方,东-西)

    对黄泗浦的疏浚和拓宽,在文献中多次记载。如《吴郡志·卷十九·水利下》载:“宣和元年(1119年)正月二十一日,役夫兴工,前后修过一江、一港、四浦、五十八渎…黄泗浦,长七十里有畸,面阔八丈,底阔四丈八赤,深七赤”、“隆兴二年…修治白茆、黄泗等浦。”在《读史方舆纪要·卷二十四·南直六》中亦记载,“宋政和中,浚福山、庆安二浦,置闸。”、“宋时为滨江大浦,绍兴末,屡议修浚。”

    经过勘探,方桥以北T22等探方内的古河道向北逐渐变宽达到90多米,其后向东拐弯后再向北进入古长江口。对现黄泗浦河的解剖显示黄泗浦是唐宋时期江南地区入江的主干水道之一。

    3.唐代大型院落遗存。截止目前,在遗址东区揭露出大型长排房基址(F18,共7间)、方形房址(F20)、长方形房址(F19)、灶址(Z7、Z8、Z9、Z10)、水井(J9、J14、J19)、仓廒等唐代时期的大型院落遗存,其中以方形房址、长排房址和长方形房址等具有中轴线布局结构。而中轴线布局常见于寺院类建筑。此前,在唐代河道中出土有石佛雕像(图24)。另外,在一些宋代水井中,及本次方桥以北河道底部,尤其是方桥以东的明代桥墩内,出土了较多的长方形文字砖,以及一块完整的一端为半圆形一端为方形的文字砖,其上的铭文多为 “祝延皇帝萬歳保國安,釋迦如來舍利寶塔,民捨錢施主悉當成佛”。这些铭文砖具有宋代风格,与南京报恩寺遗址宋代长干寺中出土的基本一致。本次还在河道底部出土有一件北宋时期的石天王雕像头部。查文献资料,在《重修琴川志》(宋宝祐)中记载:“净居院,在县西北八十七里庆安镇,梁大同二年建为尊胜,宋大中祥符元年赐今额”。而现黄泗浦河的西侧即为庆安村。这些出土遗迹遗物及文献记载说明,遗址上应有唐宋时期的寺院,该寺院在宋代还可能建有宝塔。因此,从唐代院落遗存的布局结构,结合出土的与佛教相关的遗物和文献记载分析,这座大型院落遗存应为寺院建筑。

    图25 明代桥墩内填的大量宋代铭文砖_meitu_130.jpg

    明代桥墩内填的大量宋代铭文砖

    三、意  义

    黄泗浦遗址经过十多年的考古工作,遗址的文化面貌越来越清晰。其中对唐代和宋代河道的揭示,河道内大量的砖瓦瓷片堆积以及分布较为规律的木桩,都说明了黄泗浦作为港口曾有的繁华及在江南地区重要的历史地位,是目前长江下游港口型遗址中最为重要的发现。

    遗址东部揭示的唐代大型院落具有寺院类建筑的中轴线结构布局。在唐代和宋代河道内出土的石雕佛像,以及宋代河道内和明代桥墩内出土的大量的宋代风格的文字砖,均显示了遗址在唐宋时期有寺院的存在,这与文献中的记载极其吻合。

    “黄泗浦”三字,最早见于日本真人元开撰写于公元779年的《唐大和上东征传》中,其中比较明确地记载了鉴真和尚第六次从“黄泗浦”东渡日本的过程:“天宝十二载十月十九日戌时,从龙兴寺出,至江头乘船…乘船下至苏州黄泗浦…(十一月)十五日壬子,四舟同发。有一雉飞第一舟前,仍下矴留。十六日发。”这段文字不仅表明鉴真在黄泗浦停留了近一个月时间,并且最终从黄泗浦出海,也佐证了黄泗浦在唐代即为出海港口。黄泗浦遗址诸多唐代时期遗迹的揭露和大量遗物的出土,为实证鉴真从黄泗浦东渡启航提供了重大线索。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