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出版传媒

    文博出版传媒

    近代英国到中国藏东探寻商路的第一人

    ——库柏及其代表作《贸易先锋游记》

    发布时间:2017-11-02张莉 魏婷婷 刘婧雨

    17世纪以来,西方人就对穿越中国内地进入神秘的藏区充满了强烈的渴望。继1845—1846年,擅自潜入拉萨的法国遣使会传教士古伯察(Evariste Régis Huc1813—1860) 和秦噶哔(Joseph Gabet1808—1853) 之后,英国人库柏成为近代英国到中国藏东探寻商路的第一人,并自称“贸易先锋”。1868 1 4 日,库柏从汉口溯长江而上,正式踏上试图穿越中国内地、探寻中印商贸捷径的冒险之旅,行至云南维西后,库柏被“阻回”,终未走通中(西藏) 印(阿萨姆) 之路。1871 年库柏将此次旅行札记出版,即颇有价值的著述——Travelsof a Pioneer of Commerce in Pigtail and Petticoatsor an Overland Journey from China towards India (《蓄辫着袍的英国贸易先锋游记——溯长江而上的探索之旅》,简称《贸易先锋游记》)。该书成为当时西方了解中国西部尤其是西藏东部情况的重要信息来源。

     

    库柏探路之行的背景、行程

    鸦片战争中国战败后,清政府与西方列强签订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使传教士和其他西方人的活动深入到中国内地。而就在这一时期,英国商人认为中国西部蕴藏着巨大商机,上海和印度的英商对通过云南和四川将其势力延伸至长江中、上游区域尤为关切。

     

    1867 年,库柏接受上海英商会邀请,试图探寻从中国到印度的商路捷径。库柏此行除了得到上海英商们的支持外,还带有一定官方背景。1868 1 4 日,库柏从汉口乘船出发,经沙市入扬子江抵达重庆。2 19 日,他经陆路赴成都。3 7 日经崇州、雅州(今四川雅安)、泸定,抵达打箭炉。4 30 日,他翻越折多山,经河口(今四川雅江)、理塘,抵达巴塘。因中国地方政府抵制,他改道南下,计划取道云南大理府去缅甸八莫,再由八莫到阿萨姆。6 2 日他沿澜沧江河谷南行,6 10 日抵达阿墩子(今云南德钦),后继续南行至维西,于9 20 日返回打箭炉,10 6 日踏上归途。行至雅州,他弃走大道去成都,转而沿雅河行至洪雅,乘船至嘉定(今四川乐山),又经岷江乘船至叙府(今四川宜宾),再入扬子江,顺流而下,于11 11 日晚抵达汉口,数日后乘船回到上海。整个行程历时十多个月。

     

    主要收获

    库柏此行的收获十分丰富,因篇幅所限,这里仅以其在藏边贸易、城镇概貌、风俗习惯方面的考察收获为例。

     

    藏边贸易 库柏热衷于鼓吹国际贸易,这也是他在书名中以“贸易先锋”自称的缘由。为了在中国和英属印度之间开创一条贸易增长之路,库柏此行考察的主要着眼点落在贸易方面,其中川藏边茶贸易最受其关注,而他从中发现的巨大商机就是印茶入藏。通过对边茶贸易的考察,库柏认识到茶是藏族人迫切需求,且不能自给自足的主要生活必需品,而印度能供给西藏的商品唯有茶叶而已。他进一步设想印度阿萨姆的茶叶,如何能够取代中国的雅州砖茶而占领西藏的市场。库柏对川藏边茶贸易情形的考察及其印茶入藏倾销的相关建议激发了英商们的逐利之心,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英国政府将印藏通商与印茶入藏问题提上与清政府的谈判日程。

     

    城镇概貌 库柏对沿途所经之地的地貌、道路、城镇、海关、驻军等情况都有记述,对宜昌、忠县、重庆、成都、崇州、雅州、泸定、打箭炉、理塘、巴塘、阿墩子、维西等重要城镇的街容市貌描述得细致入微。譬如重庆,在库柏眼里,重庆堪称“中国西部的利物浦”,城墙巍峨、城郊广阔,25 万人聚居于此,可谓是一座一流城市。街头巷尾,店铺林立,它们似乎只经营某种特定的行当,要不是店外悬挂着各种汉字店招,店内坐着中国人,恐怕很难将它们和寻常的伦敦商店区分开来。又如成都,库柏对成都印象是,成都府堪称“中国巴黎”。据他描述,成都的商店里,艺术品琳琅满目,在当地官员阶层中十分畅销,这就给这座城市平添了一种他在中国其他地方不曾感受到的贵族气派。还有许多绸缎铺、缝衣铺和书店。很多穿着考究、戴着眼镜的人不断出入书店,可见成都崇文之风极为浓厚。

     

    风俗习惯 库柏从汉口一路西行,了解或体验到了诸多汉人的风俗习惯,诸如民间丧葬婚嫁、祭神消灾的迷信仪式、妇女缠小脚、客栈伙计索要小费等。而在汉人、藏人分而聚居的打箭炉,他侧重考察了混血藏人的风俗习惯。

     

    他在书中描写到,打箭炉的藏族人大多是混血儿,他们长相俊美,女子尤甚。男子通常都很高大,体魄健壮,身着汉人服装,蓄着辫子。女子则穿着漂亮得体的裙装,蓝裙曳地,腰间束着一条黄色腰带,头上戴着长长的黄色方巾。她们非常喜爱珠宝,每个手指头上都戴着银戒指,耳朵上坠着又大又重的金耳环。她们的社交礼仪和习惯全然不同于汉族女子。汉族女子长期与外隔绝,胆怯娇羞。而她们却能四处闲逛,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能自由地与男性朋友搭话交谈,而且不会招来闲言碎语,她们像孩童一样,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除有关藏族人的衣着打扮、风俗习惯、民风友好等情况外,库柏还考察了滇西北澜沧江流域的哈尼族、傈僳族、怒族、摩梭族等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生活习性和宗教信仰等情况。

     

    库柏的代表作《贸易先锋游记》

    版本和主要内容 库柏的代表作《贸易先锋游记》,自1871 年由伦敦约翰·默里(LondonJohn Murray) 出版社首次出版问世以来,已有近150 年的历史,此版本在国外已成为稀有古籍。

     

    该书备受国外学术界和出版界推崇,仅在2001 年至2015 年间,已被国外多家出版社重版了不下十次,1994 年美国康奈尔大学图书馆将其原版影印数字化,可在谷歌网站上(http//books. google. com) 查阅全文;在国内,该书被全文收录于2014 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影印出版的《“中国研究”外文旧籍汇刊·中国记录》第六辑。目前,《贸易先锋游记》一书有法文译本出版,尚无完整中译本。以1871 年版本为底版译著的中文版《蓄辫着袍的英国贸易先锋游记——溯长江而上的探索之旅》,将于年内由重庆出版社出版。

     

    历史文化价值 库柏为了“使英国人能进一步了解他们不熟悉的那一部分中国人”,可谓是尽其所能地将他行程中所见所闻、所历所感,一一详记了下来。书中详尽描写了包括湖北平原、扬子江上游、川西、藏东和滇西北的山川地貌风光、道路交通、贸易、自然资源、驻兵、社会状况、宗教信仰、风俗习惯、民生民风、地方疾病等,并介绍了法国天主教在四川及藏东传教、云南回民起义以及中国贪腐严重的清政府官僚体系等大量信息。

     

    这些有关自然风物、人文面貌、商贸状况的记录于当时不无价值和意义,不仅使其同时代的读者们有机会了解当时还鲜为西方人所知的关于中国西部尤其是藏东地区的情况,其有关开辟藏东商路促进印茶入藏、在扬子江上游引入汽船以开拓四川贸易市场的建议,对19 世纪后半叶英国政府面向中国藏东乃至整个中国西南地区的扩张政策亦有所影响。

     

    《贸易先锋游记》一书被后人评为“实英帝国向外发展史上之一重要文件”。该著述史料类别丰富,至今仍然具有较高的历史文化价值,对了解和研究晚清中国西部人文地理和社会历史,尤其是研究近代外国人在扬子江及康藏地区的游历考察活动、中国西南边疆史、康藏文化等论题,无疑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局限与错讹 本书作者库柏是英国人,又热衷于鼓吹国际贸易,受时代和个人等各种因素的影响,因而在行文中不可能做到绝对客观与准确,其所持有的西方殖民主义立场和西方价值观在行文中时有体现,某些立场、观点与我们不一致,甚至全然相悖。再加上库柏不懂汉语,缺乏对中国历史知识以及对清政府管辖西藏地区的知识和现实了解,很大程度上依赖其随行翻译和法国传教士等人,有些个人论断或引述他人见解对中国及中国人亦存在不实之处。我们不难发现书中存在的明显局限和错讹。

     

    作者行文中最大的局限和错误,是对藏东地区的行政隶属关系的认知明显带有主观判断,这表明他不清楚清朝中央政府对西南边地的政治治理政策以及边地与内地的统属关系。

     

    库柏对很多信息都是来自当地人士的讲述,这些道听途说难免缺乏准确性。如他述及法国天主教四川使团的传教活动时,所记载的年份与史实往往相差一两年,他对其他一些历史事件的记述时间也不甚准确。他本人对此也有所意识,并在原著序言中希望读者不要将他视作细心严谨的旅行家,而只是一个单纯而真诚的贸易先锋。

     

    因篇幅所限,不能将该书错讹之处一一指出,相信读者能够以批判的态度加以辨识。

     

    《中国文物报》2017年10月31日7版


    编辑贾昌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