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出版传媒

    文博出版传媒

    开启秦代律令研究的新阶段 ——《岳麓书院藏秦简》(肆)评介

    发布时间:2017-12-26马 力

    考古陕西_meitu_5.jpg


    自2007年末秦简入藏岳麓书院以来,在陈松长先生的率领下,湖南大学岳麓书院的整理团队经过多年潜心工作,使这批竹简的整理报告得以陆续出版,相关研究成果也随之不断涌现。这其中涉及秦代律令的部分尤其引起中外学者的广泛关注。2015年,收录律令竹简的整理报告《岳麓书院藏秦简》(肆)付梓刊行,各个领域的学者终于有机会一窥秦代律令竹简,特别是秦令竹简的面貌。它的出版,标志着学术界针对秦代律令的研究开启了一个新阶段。

    《岳麓书院藏秦简》(肆)由陈松长主编,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一函两册,一册由前言、彩色图版、红外线图版、释文简注以及附录等部分构成,另一册是所收竹简的红外线放大图版,两册图版质量均属上乘。全书共收录三组简,前两组属于秦律,最后一组为秦令。

    该书从整体结构到具体内容,在继承近几年出土简牍编辑整理优秀经验的同时,还有着自己独到的特色。

    首先,全书提供了原大尺寸的彩色图版和红外线扫描图版,并按照复原结果分别排列成三组,方便读者查阅使用。例如,第一组简整理编号为2081的竹简,红外线图版的字迹明显比彩色图版清晰,一些残字也可以利用红外线图版进行复原,进而提升释文的质量。同时,《岳麓书院藏秦简》(肆)三组竹简的背划线痕迹,在红外线图版中十分明显,为三组简的归类复原提供了线索。另外,将整简的红外线放大图版专门汇集为一册,是岳麓秦简整理报告的独创之举,《岳麓书院藏秦简》(肆)也延续了这一做法,所刊布的放大图版收录了三组秦代律令竹简的正面部分,在保留竹简整体完整性的前提下,放大了简面的文字书写内容,为进一步释读简文和书法欣赏及临摹提供了便利。当然,彩色图版呈现了原简的色泽风貌,对研究者同样有着重要的价值。

    其次,全书的附录部分包含重要而丰富的整理复原信息。附录部分的揭取位置图、正背反印文对照图以及卷册复原示意图等内容与三组律令简的整理复原密切相关,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岳麓秦简因盗掘致使考古信息缺失的遗憾。值得注意的是,德国学者陶安先生整理复原岳麓秦简的最新研究成果被应用到了《岳麓书院藏秦简》(肆)中。从这一册整理报告开始,竹简采取新的编号方案,使其能与原始清理记录的简位与简号相对应。这一成果还以简位、简号对照表的形式被收进附录,包括前三册整理报告在内的所有简位与简号数据皆可依据此表查找核对,从而获取有关竹简揭取整理更为详细和准确的信息。此外,附录还有一份专门的释文连读本,以满足各领域学者的不同研究需要。

    最后,《岳麓书院藏秦简》(肆)所刊布的三组简对秦律和秦令的研究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就秦律而言,该书前两组简的一部分律文,与睡虎地秦简《秦律十八种》、《秦律杂抄》等出土秦律属于同一律篇。把这些条文结合起来进行研究,可以对当时的行政制度形成更加全面的认识。再者,两组秦律简的某些律文,如第二组简《金布律》的“官府为作务市”条,与睡虎地秦简《关市律》以及《二年律令·金布律》有着相似之处,引发了学界对这些律文性质与归属的探讨。此外,前两组简的另一部分律文,如《亡律》《贼律》《具律》《兴律》和《傅律》等条,虽未曾出现于其他秦律简牍,但在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中包含相应的律篇,反映出汉律对秦律的继承和延续。还有一些律文,如《狱校律》《尉卒律》《奔警律》和《索律》等等,无论在出土秦律还是汉律简牍中都是首次见到,有助于我们对秦朝的政治、法律制度展开新的探索。此外,过去学术界针对秦汉的律篇结构有过热烈的讨论,岳麓秦简的这两组秦律简,对秦律的律篇内容和结构,以及汉律在此基础上的演变发展等课题而言,都是十分珍贵的史料。

    就秦令而言,《岳麓书院藏秦简》(肆)第三组简的秦令包括“内史户曹令”“(廷)内史郡二千石官共令”等等。根据陈松长先生已发表的《岳麓秦简中几个令名小识》可知,岳麓秦简中秦令的种类十分丰富,第三组简的秦令条文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这些秦令的内容与秦朝的行政制度关系密切,可以和秦律及里耶秦简等行政文书相互参看,以下仅举两例来说明。第一例涉及秦朝的里制。第二组简的《尉卒律》规定一里自三十户开始设置里典和里老各一人,不足三十户的里与近旁的里共用典、老,或只置里典一人。另外,还对里典、里老的人选资格和推举办法等做出了详细规定。与此对应的是,第三组简的秦令也有里的内容,包括里的合并、里的拆分以及里门的管理等等。第二例与行庙制度有关。有关行庙祭祀的令文也见于第三组简,涉及宗庙的修缮维护以及县令、丞、令史等地方官吏循行宗庙的时间等事项。行庙之事,在里耶秦简的行政文书中也有记载,证明相关秦令在地方郡县得到了切实贯彻。类似的事例在第三组简中还有很多,在此不再赘述。此外,第三组简还有一些涉及比、行事的条款,对研究秦代比和廷行事等法律形式来说都是不可多得新材料。

    综上所述,岳麓秦简是继睡虎地秦简、龙岗秦简以及里耶秦简后,在秦代出土简牍领域的又一重大发现,是研究秦朝历史和法律制度的重要史料,其中的秦令竹简,填补了相关研究领域的空白。《岳麓书院藏秦简》(肆)的出版,揭开了岳麓秦简中律令竹简正式刊布的帷幕,标志着相关研究从此迈入了一个新阶段。随着未来整理报告的陆续发表,新的研究高潮必定如波涛一般不断涌现。

    (《岳麓书院藏秦简》(肆),陈松长主编,上海辞书2015年12月出版社出版,定价1880元)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