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出版传媒

    文博出版传媒

    故宫学的开山之作 ——郑欣淼《故宫学概论》略评

    发布时间:2017-12-26​ 孙 浩


    @@12096@@58576_jiacm_1513755085782_meitu_13.jpg


    今年6月,故宫学的首倡者及践行者郑欣淼先生的大作《故宫学概论》正式出版。这无疑是故宫学学科建设具有座标意义的大事。一册在手,颇觉沉甸,其内容之浩瀚,必致厚重。故只好取一瓢饮而作管窥之评。


    故宫学学科的奠基


    故宫作为我国历史上明清两朝的皇宫遗址,已经存在近600年。民国期间成立的故宫博物院至今也近百年了。故宫的建筑、各类文物以及明清皇室档案也一直存放在那里。各种故宫及其文物的宣传、展览、交流也一直在进行,与之相关的文物整理与学术研究的各种图录、专著、期刊等出版物,可以说是汗牛充栋。也就是说,故宫作为一种文化现象,有关故宫及其文物的学术研究工作一直在进行着。这反映了一个民族甚至是整个人类的深刻的传统文化心理,人们对过去时代的皇宫及相关事物仍抱有高度的兴趣与热情。

    故宫也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是我国各民族各地域各阶层包括海外华人民族认同、国家认同、文化认同的重要标志。从世界范围来看,故宫又是其他国家尤其是西方国家认识和了解东方文化、东方历史传统的重要载体,故宫访客中有很大比例的国外游客就是证明。同时,国外政要访华,故宫又经常成为他们的参观与考察对象。因此,故宫也是当代中国文化软实力的重要象征。

    上述话语只是为了说明故宫作为一种持久的文化现象决非偶然,而是有着深厚的而且是经久不变的物质基础与人文基础。正因为此,有关故宫的各种研究工作在建筑学、考古学、历史学、档案学以及文物鉴定等领域一直在进行并有丰硕的成果。甚至其他国家也专门有对故宫文物的收藏与研究。也就是说,许多学科一直就有以故宫及故宫文物为对象的学术研究与交流积累。当然,这种研究是分散的。

    这些分散在各个学科的各种研究,其实都聚焦于故宫这个博大精深的文化整体,故宫的古建筑、文物藏品以及历史遗存,是这些研究的脊柱。如有一门总的学科来统领、归纳这些分散的研究,那么这些研究必定会更系统、更广阔、更深入、更有成效。2002年由文化部副部长兼故宫博物院第五任院长的郑欣淼先生登楼望远,提出了建立故宫学的倡议。

    这一倡议应当说代表了一代代故宫人的集体心声,并有大量甚至已经成为历史积淀的研究成果为基础。而今天这部《故宫学概论》的问世则表明,作为一门既古老又实为新兴学科的故宫学,已经从先行者的倡议呼吁到逐渐获得同仁与各界的响应,再到一些重要的高等院校及科研机构设置专科专业招收学生及研究人员并开展相应的教学与研究,进而发展到两岸故宫开展围绕故宫学的联系与交流,及至国际范围更大的合作交流,直致2013年度列入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课题指南,已经成为了一门实实在在的学科。

    一个成形的学科,一般都会有公认的概论、通论、总论一类的著作。最浅近的事例好比中国历史这门学科就会有《中国通史》这样的著作。这一类著作涵盖相应学科的总貌,对这一学科的研究对象、基本内容及范围、研究目的与方向及其功能等有获得公认的全面阐述,并成为这一学科内所有分支的理论依据和源头。所以产生一部有分量的概论是学科发展中的基本建设,它既使学科的发展有所依凭,同时也是学科发展已经达到的水准的反映。

    由于故宫文化的浩淼精深,概论不是随便可以写就。正如作者所言,作为一个文化整体,故宫及其文物藏品是明清两朝从几百年上溯到几千年的中国传统文化之集大成,同时又是皇家宫廷文化的经典。其历史性、整体性、综合性、实践性的学科特征使得概论仅就其工作量而言就极其浩大。没有长期的浸染深入,要掌握全貌都无可能,更遑论对这学科的各主要部分的深入掌握与领会理解了。从2003年提出创立故宫学,郑欣淼先生就全身心地投入到这一事业中去,且在公务之余青灯长卷,笔耕不辍,加之多方交流、切磋,年年都有故宫学的专文专著问世。如《故宫学述略》《故宫学纲要》《故宫与故宫学》《多维视域中的故宫学——范畴、理念与方法》等等。作者自己说这些是构建故宫学学术大厦的一砖一瓦,我们也可以认为这是作者为概论所从事的十多年的积累和准备。正因为如此,摆在我们面前的这部42万字《故宫学概论》,其厚重自不待言了。

    如果说以前故宫学术研究虽很丰富,但总体上是分散的或者说是碎片化的,那么从提出创立故宫学,到这个倡议逐渐被社会接受认可,特别是这部概论的问世,标志着故宫学术研究正经历一个转变,进入了学科整体展开和推进的新阶段。毫不夸张地说,《故宫学概论》的问世,是故宫学学科建设的一次重要的奠基。


    故宫学学科体系的形成


    郑欣淼先生在书中提出并阐述了故宫学的研究对象、学科体系、理论基础、学科特点、研究方法,以及故宫与故宫学研究各个基本领域的文物存藏、研究现状和学术成果,有些还涉及今后的深化方向。拜读之余,感觉不管是立论还是阐述,都有鲜明的持平执中的风格,立令人信,论使人服。这其实是作为一门学科的概论所应当具有的风格。应当说,这部概论较好地实践并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关于故宫学的学科定义,郑欣淼先生是这样表述的:故宫学是以故宫及其历史文化内涵为研究对象,集整理、研究、保护与展示为一体的综合性学问和学科。而这门学科的研究对象是故宫(紫禁城)、故宫文物、故宫博物院三个层面。作者用坐落在水平切线上同一切点的三个有内接关系的圆来表明三者的相互关系。最小因而也是最内的圆为故宫即紫禁城,这是整个故宫学的基础,中间的圆是故宫及故宫文物,最大也是最外的圆是故宫博物院。作为一个外人,我无法了解这三个层面及三个层面的图象表达是经历了怎样的洗礼而得出的。但这一表述非常经典地体现了故宫学特有的学科特点,并使故宫学研究与其他学科的相关研究划明了界限。大家都知道,故宫所藏文物丰富,文物研究文章众多。但如果就文物而研究文物,这样一种碎片化的研究在严格意义上就只能是很初级的故宫学研究。故宫学对所藏文物的研究,除了文物本身外,还应当观照文物与故宫、文物与故宫博物院的关系。诚如作者所言,故宫学对文物的研究,具有以物论史、以物证史或以史论物、以物鉴物等特征,这是故宫研究独特的优势和使命。这同时也指明了故宫学研究在方法论上与其他学科的区别。

    关于故宫学的学科体系,作者从故宫学研究对象出发,概括目前围绕故宫开展研究的现状,作者将故宫学划分出了22个分支学科,计有故宫建筑学、故宫器物学、故宫古书画、故宫青铜器、故宫古陶瓷、故宫考古学、故宫历史学、故宫文化遗产学、故宫文物学、故宫音乐学、故宫文学、故宫戏曲学、故宫宗教学、故宫民族学、故宫语言文字学、故宫辞书学、故宫科学技术、故宫图书馆学、故宫出版学,故宫明清档案学、故宫文物保护学、故宫博物馆学。这22个分支构成了故宫学的学科大厦。

    故宫学学科体系的架构决非主观随意而为,它有着非常明确的客观基础。故宫作为人类的文化遗产矗立在世界东方,故宫博物院文物藏品包罗万象,故宫留存的明清宫廷档案数量惊人。对故宫与故宫馆藏及历史的研究,必然会区分和涉及到这么多的学科,而故宫研究的现状也是如此。当然对这些分支学科的划分也不是绝对的,随着研究工作的深入发展,有所变动也是可以理解的。

    故宫学的学科分支所遇到的最大问题是这些学科能否成立为独立的学科。这个问题看似不简单,其实判断起来却不复杂,只要看这个学科有没有自己独立的研究对象以及有没有区别于其他学科的研究方法和研究成果。如本来就有青铜器、陶瓷、古书画的研究,前面加上故宫两个字就又成为一个学科了吗?前述故宫学研究对象的三层面内圆的关系就足以回答这样的疑问。拿青铜器来讲,故宫收藏的青铜器和其他地方发掘出土的青铜器就有不同的文化内涵。它和故宫(紫禁城)联系在一起,与历代皇家收藏联系在一起,要在可能的情况下以史鉴物、以物证史对其进行研究。要尽可能联系故宫的相关历史来得出研究的成果。因此,除会用上青铜器鉴定研究的一般方法,还必然有故宫学特有的研究方法和角度。而好的研究结果一定会丰富我们关于青铜器以及这个青铜器与故宫的相互关系的更多认识。因而也就说明了这些学科存在的理由和价值。

    除了对学科体系框架的论述和建构以外,《故宫学概论》还用大量的篇幅对故宫学这一学科体系各个基本领域的内容作了阐述。如对故宫古建筑的介绍和论述,对故宫文物藏品的介绍论述,尤其有对古书画、青铜器、古陶瓷、玉器、金银器和其他艺术珍品以及典制文物、宗教文物、图书典籍、明清档案、明清宫廷史、博物院史的专章介绍及阐述,洋洋洒洒、蔚为大观。这些构成了学科概论的基本内容,完整和准确是基本的要求。这也是故宫学学科建设中的基本建设。有了这些,对今后以故宫学为专业或专业涉及故宫学的莘莘学子及其他研究者工作者,概论也就起到了很好的入门和引领作用。


    故宫学研究的不断深入


    一般来讲,一部得到学界认可的学科概论,应该会成为高等教育中相关专业传授课程的基本教材。目前国内已有一些重要的大学如浙江大学、南开大学已经建立故宫学的专门研究机构,招收并培养故宫学研究的高层次人才。还有更多的高校和科研机构也开展了故宫学的相关教学科研活动。“故宫史与故宫学研究”列入《2013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课题指南》就是一个重要的指标。当然,这方面的工作还应继续推进。故宫学是否打算并列入国家标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学科分类与代码国家标准》以及国家高等教育的学科设置如《授予博士、硕士学位和培育研究生的学科、专业目录》,这个笔者不清楚。但要成为一门有法定地位的学科,这些是应该去做并且应该有的,而且现在时机也成熟、条件也具备了。

    如果《故宫学概论》会成为故宫学的基本教材,那就不是一部一出了之的著作。修订和再版就会成为持续的工作。实践在发展、研究在发展、认识也在发展,新的成果会不断涌现,及时的更新和充实是概论这一类著作必然的使命。

    以概论第十一章“故宫明清档案及其整理研究”为例,章中着重介绍了故宫明清档案散佚及藏存状况、民国时期故宫明清档案的整理研究以及1949年以来故宫明清档案的整理研究,体现了明清档案作为中国近代文化史上四大发现之一的重要价值。但也许到目前为止,对这些档案的研究重点仍在资料的发掘、分类、整理、编目以及从档案学角度开展的研究上。至于从史的角度对明清档案开展的研究,虽然第十五章“明清宫廷史及其联系与对比的研究”有专章介绍,其中也列举了一系列丰硕的学术成果,但其总体上还处在资料发掘整理说明的水准上,理论的提升和总结欠缺。从今后趋势看,明清档案研究及宫廷史研究也许会是其中分量越来越重的部分。它不像字画、文物鉴定很热闹,吸引眼球。但对认识帝制社会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帝制王朝的统治、管理及其兴衰,重大历史事件的发生、发展和影响,其意义是十分重大的。如果这方面的研究今后会有突破,相应的新成果也就会在修订再版的概论中展现。其他方面也一样。

    以《故宫学概论》的问世为标志,可以期望故宫学的研究今后会出现更加兴旺的气象。一门学科的发展,研究队伍的组织和机构的设置某种意义上是最重要的事情。故宫学概念的提出虽然自2003年起不过十余年的功夫,但如从故宫博物院成立时起,以故宫为对象的研究工作已经有了近百年的传承,积累了几代人的辛勤而卓有成效的工作。故宫博物院内的研究人员,很多都是国宝级人物,然而与媒体接触较多因而较为社会熟悉的多是各种文物鉴定的专家。实际上故宫博物院及近年成立的故宫研究院对故宫的研究有全面的展开。从机构看就有许多如古文献研究所、明清宫廷历史档案研究所、宫廷戏曲研究所、藏传佛教文物研究所、宫廷园艺研究所等等不为大众所了解的机构及相应的学术研究。在人们的印象上,现状似乎是对器物的研究多,对档案的研究以及相应的传播普及相对少一些。也许从故宫学学科价值和学术深度的角度来看,后者越往后的作用会越大,因此,如何进一步加强这方面学术力量和学术机构的建设是应该要考虑的问题。因为故宫学虽然是以文物为研究对象,但故宫存藏的文档文献本身就是故宫文物的重要组成部分。

    此外,故宫学研究的一个重要方法是要通过多重证据来复原丰富的、多面的、立体的历史与文化,而且故宫博物院也一直有陈列展示的使命。联系到民众心理和社会风俗一直对宫廷皇室有浓厚兴趣而戏说成风,故宫博物院在这方面有独特的优势和不可推诿的使命。最近五年,故宫博物院实施“平安故宫”工程,其中16公顷的故宫北院区将专门用于故宫文物展示和数字故宫文化传播等公众服务。故宫博物院应当考虑成立故宫文艺创作室(或所或院)来专门从事故宫为主题的小说、戏曲、电视剧等文艺创作。也许这不属于故宫学研究的范围,但却直接由故宫学研究派生和展延。由于有故宫及故宫学研究的依据,这个创作室的作品一定会和戏说有重要区别,真正能起到民族文化传承的作用。另外,在故宫博物院近百年的历史中,很多人为保存民族文化的精髓所付出的卓绝努力也是彪炳史册、可歌可泣的。如战乱时期的文物南迁,不同时期对散失文物的追寻收藏及捐赠等等都包含着动人心弦的故事,也是文艺创作很好的题材。如有创作作品,定能起到宏扬民族精神、提高民族认同、传播中华文化软实力的作用。

    (《故宫学概论》,郑欣淼著,故宫出版社2017年6月出版,定价76元)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