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出版传媒

    文博出版传媒

    大型学术画册《中国的世界遗产》诞生记

    发布时间:2018-01-08李让

    QQ截图20180108142853.jpg

        30年前,1987年,我国的长城(文化遗产)、明清皇宫·北京故宫(文化遗产)、敦煌莫高窟(文化遗产)、秦始皇陵及兵马俑坑(文化遗产)、周口店北京人遗址(文化遗产)、泰山(自然文化双遗产)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中国的世界遗产实现了零的突破。

        今天,有关中国的世界遗产的出版物可用汗牛充栋形容,20年前的情形完全不是这样,那时这方面的图书少得可怜,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25周年、中国首批世界遗产诞生10 周年之际出版了《中国的世界遗产》,

    被评价为“是向国内外弘扬中华民族悠久的历史文化,展现我国锦绣河山、科研成果、发展旅游事业等等的一件盛举”“是迄今为止宣传介绍我国的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内容最为丰富,最具权威,图片最多的大型学术画册”,应该说具有划时代和里程碑的意义。非常幸运,我参与了这本书的策划和编辑工作。

         我当时正在建设部直属单位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工作,是国际合作室的工作人员。1996年,在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主办的第六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日本第一大出版社讲谈社为纪念UNESCO成立50 周年推出的12卷巨制《世界遗产》非常引人瞩目。那时,买断翻译出版权、引进国外出版巨制的做法正风行国内出版界,名社大社都竭尽所能追猎既能摆出来壮门面又能带来可观经济效益的所谓拳头产品。于是,面对讲谈社的这套《世界遗产》,几家有实力的大出版社展开了较量,最后有四家出版社与讲谈社达成了合作意向,其中就有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竞争是残酷的,结果大大出乎人们意料,最终和讲谈社正式签订合作出版合同的,不是那些年在对外合作出版方面做得有声有色、取得丰硕成果的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而是广西一家出版社,他们孤注一掷,以令人瞠目之价拿下了12 卷《世界遗产》中文版翻译出版权。

         就在会后,我向出版社递交了一份选题申报书——编辑出版《中国的世界遗产》(大型学术画册)——既然《世界遗产》做不成了,我们就做《中国的世界遗产》。这就是这本书最初的创意。

         我从一开始就对这个选题充满信心。我相信,随着中国经济快速、持续发展,各地会越来越重视申报世界遗产对推动当地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和社会经济发展的作用,随着国家申遗工作力度不断加大,会有越来越多的遗产地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编辑出版《中国的世界遗产》,肯定能得到各遗产地和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这本书可以不断修订再版,由此带来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一定相当可观。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我认识建设部城建司风景名胜处曹南燕处长,我和她都住在团结湖小区,两家楼挨得很近,我们每天上下班一起坐建设部班车已经好几年了,是非常好的车友,我叫她大姐。曹南燕大姐从一开始就具体负责世界自然遗产申报工作,是对中国申遗有开创之功的权威官员。她与侯仁之、郑孝燮、罗哲文等中国申遗先驱关系密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主任伯尔德·冯·德罗斯特博士、国际自然及自然资源保护联盟国家公园与保护区委员会副主席P·H·C·卢卡斯先生、国际自然及自然资源保护联盟世界自然遗产顾问詹姆斯·桑塞尔博士、世界遗产中心高级项目专家梁明子女士、世界遗产中心项目专家N·易什瓦兰先生等都对她的工作给予高度评价,泰山、黄山、九寨沟、黄龙、武陵源、峨眉山-乐山大佛、庐山等世界遗产地,都留下了她的足迹。

          但是,选题申报书再回到我手上时,上面竟一个字的审批意见也没有,后来我了解到,在出版社选题会上,大家并不看好这个选题。

          虽然很失望,但我并没有放弃努力。我相信这次绝对没有看错,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内心总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本《中国的世界遗产》一定能获得大奖。

          转眼到了1997年春节后,一天在班车上,曹南燕大姐告诉我,她这一年会非常忙,因为1997年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通过25周年,也是中国开展世界遗产工作10 周年。我立刻意识到这是个绝佳的时机,一定要抓住!于是马上将自己的想法向曹南燕大姐和盘托出,两人当场一拍即合。曹南燕大姐答应我优先考虑与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合作,不再与别的出版社联系,紧接着她就给我找了一批资料,包括她手里保存的多个遗产地的申报书,她还介绍我去找了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的马燕生同志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专家景峰同志,从他们那里我又拿到了不少资料,曹南燕大姐的意思是让我向出版社出示这些资料,争取出版社批准这个选题。就这样,我和曹南燕大姐开始了为编辑出版《中国的世界遗产》的前期准备。

          3月18日,曹南燕大姐打电话让我到她办公室去一趟,一见面她就告诉我,我们出版社有两位编辑,一路从办公厅找到规划司、城建司,最后找到她,提出要一起合作出版世界遗产图书。曹南燕大姐当场就回绝了她们,说她已经和出版社李让同志一起策划这个选题好长时间了,也做了很多准备工作,请她们最好先找李让同志了解相关情况。我告诉曹南燕大姐,这两位编辑人都非常好,她们可能根本不知道我们的策划筹备,只是奉出版社之命前来探路。从曹南燕大姐那里刚回来,这两位编辑就来到我的办公室,说她们不了解情况,现在知道了,马上退出,并祝我好运。

          3月20日,在国际合作室主任张惠珍同志(后为出版社副总编辑)的全力支持下,我的选题申报书第二次上会,这次不光被批准,而且还被列为重点选题。会后,刘慈慰社长亲自交代我马上起草一份给建设部部长侯捷同志的报告。我连夜起草,第二天经曹南燕大姐仔细修改、刘慈慰社长审定,马上报到了建设部办公厅。 

          4月1日一早,建设部办公厅的崔衡德同志来到出版社,将侯捷部长阅批过的报告交给刘慈慰社长。这份报告原件一直在我手上完好保存着。

          8月28日,侯捷部长亲笔给《中国的世界遗产》题词:保护好世界遗产,为全人类做贡献。

          后面的事情还有很多。曹南燕大姐亲自联络协调各方,给各遗产地的领导、专家和有关同志打电话,请他们积极参与并给予支持和协助。我也做了不少工作,有的遗产地没有提供成型的文稿,我就自己动笔编写,文图稿件收齐了,还要统一体例。找人将全部内容翻译成英文也是一个难题,建设部国际合作司副司长呼忠平亲自上手,我的同事白玉美同志请到了莫润先先生。这样一本大书,有些问题协调起来也颇费周章,最后还是罗哲文先生一锤定音,我去他家取序言文稿时,他说——我主张大团圆——并让我把他的意见带回去。最终确定《中国的世界遗产》的署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设部、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文物局联合编写,侯捷、俞正声、韦钰、张文彬为高级顾问,侯仁之、郑孝燮、罗哲文为学术顾问,伯尔德·冯·德罗斯特、P·H·C·卢卡斯、詹姆斯·桑塞尔、梁明子、N·易什瓦兰为国际顾问,建设部副部长李振东、赵宝江为编委会主任。曹南燕担任主编,马燕生、景峰、郭旃为副主编。

           遗憾的是,这本书没有在我手上印成面世,1998 年2 月我调离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过了半年,《中国的世界遗产》出版,后面的编辑工作是由白玉美同志承担完成的。

           2000年,《中国的世界遗产》荣获第十二届中国图书奖,这时我已在国家文物局直属单位中国文物报社工作了。新世纪的第一年最让人高兴的一件事,就是收到曹南燕大姐特意给我寄来的由中宣部副部长龚心瀚、新闻出版署署长于友先、中国版协主席宋木文三位领导签发的获奖证书复印件。这本书2001 年还被评选为二十世纪文博考古最佳图书。这是我在老单位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策划编辑的最后一本书,真的获得了大奖。(《中国的世界遗产》,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8 年8月出版,990千字,定价280元)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