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出版传媒

    文博出版传媒

    神话、巫事与字形之意 ——读《古文字形意研究》

    发布时间:2018-05-09许海意 王媛

    古文字-立体书_meitu_2.jpg

    甲骨文释读,自罗振玉、王国维以来,大多以《说文解字》等古代字书为津梁,通过形、音、义的分析比较,再参以古文献的考证,从而得到确识。随着金文、简牍古书文献资料的不断出土发现,甲骨文的释读有了更多可供参考的资料。这一方法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目前存世甲骨约为15万片,所发现的甲骨单字约4500个,得到释读的已近2000字,大部分甲骨文献也由此得以解读,为卜辞研究和商周历史研究做出了巨大贡献。然而,剩下的未曾识读或者虽经释读却尚容可议的古文字,其识读难度将十倍百倍于前人,不怪乎中国文字博物馆都要悬重金以激励甲骨文字识读了。

    国光红先生师从殷孟伦治小学,从殷焕先治语言学,不惑之年又师从常正光修甲骨文,潜心文史,醉心《周易》《诗经》《楚辞》《山海经》诸典,于传统音韵文字训诂小学之外,经史、诸子、楚辞、古神话、古文字、考古、古中医、天文历法、红学、诗词文赋诸学术领域亦有精研。国先生治学,视野宏阔、博学慎思、不蹈旧辙、锐意穷搜、抉微发幽,颇多创获与发现。古文字研究,国先生紧紧扭住“字形之意”,在区分“字形之意”与“字本义”的基础上,直贯“字形之意”背后的主流文化——神话与巫事。其著作《古文字形意研究》一书以近百个甲骨文、金文单字为研究对象,从神话、巫事的角度加以释读,成果斐然,令人耳目一新,为甲骨文、金文识读的深层次研究提供了全新的文化视角。

    “字形之意”语出段玉裁《说文解字注》:“凡言某与某同意者,皆谓其制字之意同也”;“凡言某与某同意者,皆谓字形之意有相似者”。此“制字之意”“字形之意”被作者进一步发明,认为它与字形相伴而生,是古人创制文字时灌注于字形的“意”。“字形之意”不同于“字本义”:“字本义”属于语言层面,是通过字形记录的词的本义;“字形之意”则限于文字字形层面,是由字形决定的,就像西方现代派克莱夫·贝尔提出的“有意味的形式”一样,是有意义的字形。如甲骨文中“虎、鹿、牛、羊”等字,即使脱离了具体的语言环境,也是一望其形便可识知其意的。这种近乎独立语词之外的“字形之意”,构成了表意文字的构形基石和根本特征,也为可识读开了方便之门。

    1_meitu_4.jpg

    图一

    2_meitu_5.jpg

                                                                                                    图二


    “字形之意”多数情况下与“字本义”是相近的,如“牛”“羊”。但正因为大多相近,才常被忽视,不再追寻“字形之意”生动鲜活的丰富内涵,困扰着进一步的识读。如“臣”字,甲骨文金文皆作竖目之形(图一       ),然遍寻典籍不见“臣”字有“竖目”义,这说明“竖目”只是其“字形之意”,而不是“字本义”。再如“血”字,本义为血液无疑,然甲骨文字形为(图二),为“皿”器加一指示符号,源于“祭所荐牲血”(《说文》)。即便是“牛”“羊”,其“字形之意”与牛、羊动物的“字本义”也不同,而是牛头、羊头的祭牲义。如此等等,只有明了抛开“字本义”的困扰,才能发明“字形之意”,识别这些“字形”构字的奥秘。

    古人创制文字时所灌注的“字形之意”都是什么呢?国先生认为,“包括古人对自然世界、人类社会、自我周边,以及对神话世界的那些认识、理解……肯定是十分丰富的文化内容,反映了古人的文化思想”。创制古文字的“仓颉”们多为巫觋,是不分家的“巫史卜祝”,所从事的是神话与巫事活动。作者认为,就像历史具有真实性一样,神话与巫事作为当时主要的社会活动,同样具有文化真实性——尽管在今天看来充满了虚幻、假想与迷信;而且,这文化真实还具有超越性,不大受历史年代及方国地域的严格限制,有着广泛的社会认同。神话与巫事构成了文字创制的文化内涵,即“字形之意”。这就是“字形之意”的文化本体,也是《古文字形意研究》的出发点。

    作者神话研究卓有建树,著有《读史搜神》一书,以《周易》《楚辞》和《诗经》等先秦典籍为基础,对上古神话传说直到夏商周巫术现象进行深入研究,细致剖析了神话、巫术与先秦史实的纠结与杂糅,重新梳理了上古神话系统,向读者全面展现了上古直至商周时期的神话巫事文化。《古文字形意研究》则从这些神话巫事文化出发,细致考察了近百个甲骨文和金文单字。

    3_meitu_6.jpg4_meitu_7.jpg

                                                                                       图三                                    图四

    在作者看来,如果没有从“字形之意”角度将某字说清楚,那么这个古文字就没有被我们彻底认识。解释其“字形之意”,说字形明其所以然,是《古文字形意研究》的特出之处,常常能启人以深思。如从古方相氏四目、执戈、扬盾的形象出发,确定了“四目魌头”(  图三 、图四  )的基本字形,揭示了“鬼、甶、白、亚”的字形意;在考证蓐收、穷奇等四凶“纵目”的基础上,确认“臣”之字形意,重释了“卧、临、监、望”等字;从周易“大衍之数五十”和日躔观念说“乙”字,太极四象说“周、画”等;还有“帚”,并非简单的植物秫秸,而是被巫觋施咒的桃枝、芦花,有“扫不祥”之厌胜功效,以此看“妇好”,怕不再是冲锋陷阵的大将军形象了……如此等等,均是前贤已识之字,却未能说出其字形之所以然的,或者说其字形之意还不甚确切的。

    5_meitu_1.jpg

    图五

    QQ截图20180509113548.jpg

    图 六

    10_meitu_13.jpg

    图 七

    11_meitu_14.jpg图 八   图九12_meitu_15.jpg图十13_meitu_16.jpg

    更令人称道的是,作者还释读了部分前人所未曾识或者误识之字。如从月神家族说(图五)屰、逆、朔、欮等渊源,并释(图六)诸字为夸父形象;释大汶口文化陶文(图七)为“汤谷”之汤,释比簋图形文字(图 八)为“瑚琏”之瑚,释甲骨文(图九)字偏旁的(图十)为歌之本字、(图十一)字为怀孕的鱼,识金文(图十二)字为羿字、(图十三)为治理的本字等等。以“四目”(图十四)对剖,正前贤误释为师字的甲骨文(图十五)【(图十六)为魂,探究了遣、追、官、薛的源流;正误释为维的金文(图十七)为获字。甚至提出了《说文》解说不安的部分字形,如小篆名、丈、胤、肖等,古文嗣【(图十八)、礼(图十九)等,甲骨文阳、夙(图二十)等,均有创见。

    14.jpg QQ截图20180509115248_meitu_1.jpg16_meitu_3_meitu_1.jpg17_meitu_4.jpg

    图十一                     图十二                      图十三                            图十四


    18_meitu_5.jpg18_meitu_5.jpg19_meitu_7.jpg

                                                                               图十五                           图十六

    20_meitu_8.jpg21_meitu_9.jpg

    图十七     图十八

    22_meitu_10.jpg23_meitu_11.jpg

    图十九    图二十


    作者秉承清代考据坚实之学风,中接章黄小学之精炼,于传统之外又勇于突破创新。初看其古文字考释结果,常有讶异之感;但细读其考释,既旁征博引又剥茧抽丝,虽言巫神之事却论证绵密,于平常的资料中生发出确乎不移之论,令人不由折服、敬重。国先生曾有诗云:“剩垒水淹块,孤城火燎旗”“悟到千奇万险策,单枪匹马犯群星”。诚哉斯言!国先生治学,正当得上这份自信和决绝。

    2017年11月甲骨文成功入选《世界记忆名录》,标志着世界对以甲骨文为代表的中国古文字重要文化价值和历史意义的高度认可,这是我国古文字学界的一件大事,对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提升文化自信具有重要促进作用,必定会掀起识读古文字、解读古文化的热潮。文物出版社以国光红《古文字形意研究》开端,推出“汉字文化丛书”,已出《海岱古文字概览》,待出《古代简体字研究》《古字词文化探微》,以期解读和弘扬汉字文化,为读者识读古文字打开一扇窗。

     (国光红著,文物出版社2013年9月出版,2018年1月再版,定价38元)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