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出版传媒

    文博出版传媒

    评《山西珍贵文物档案》

    发布时间:2019-05-14王子今

    “档案”这一语汇出现比较晚近,大约清代方才通行。然而“档案”所指代的这种性质的文书其实很早就已经出现。清人李光地曾说,“《春秋》如今日档案”(《榕村语录》卷一五)。《汉语大词典》“档案馆”这一词条写道,自“周朝的天府,汉朝的兰台、东观”到“宋元的架阁库,明朝的皇史宬”,都是历朝“集中统一管理档案的机构”。将“文物”与“档案”联系起来,起初见于清人笔下。清永瑢等撰《四库全书总目》卷一一五《子部·谱录类》写道:“杭世骏《道古堂集》有《书〈宣德鼎彝谱〉后》一篇,曰:此明宣德三年工部档案也。”(中华书局1965年6月版,第983页)“鼎彝谱”,即朝廷“工部”监制“鼎彝”一类产品的“档案”。

    现今以科学方式编制的“文物档案”,应以山西省文物局编《山西珍贵文物档案》为首创。这一以文字与图版结合的方式展示文物宝藏的大型图书,是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后续成果的体现。已经面世的1至6卷,为山西博物院藏珍贵文物。

    1955年山西长治分水岭12号墓出土战国残线刻楼阁人物铜匜的图版(第1卷“山西博物院青铜器卷”第172页)以未修复的原始残破状态公布,使我们看到出土时的真实样式。线刻图样除了楼阁人物之外,还有林木植被信息的保留。而楼阁形式与汉代画像资料所见建筑图形的继承关系,是值得重视的。1954年山西永济薛家崖出土战国“六齿铜轴”“铜五齿轮”“方孔铜齿轮”以及两件“铜锯条”(第1卷第192页至第193页),对于当时的机械史与木作技术史的研究,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1983年山西平朔露天煤矿58号墓出土的4件西汉俳优人物铜镇(第1卷第206页至第207页),姿态各异,表情不一,提供了考察当时艺术史、娱乐生活史的非常生动的重要实物资料。1954年山西离石马茂庄征集的左元异墓画像石(第4卷“山西博物院综合卷”第166页至第175页),是山西省发现不多的汉代画像资料中的珍品。其中神车画面、骑列画面等,都十分精彩。车骑队列中出现的骆驼,形象别致,虽写实性不强,也是丝绸之路史研究非常宝贵的图像资料。1965年出土于山西大同司马金龙墓的《列女传》木板漆画(第5卷“山西博物院综合卷”第29页至第31页),描绘了“汉成帝班婕妤”等著名列女故事。这组图版是制作技术水准比较高超,艺术表现效果比较理想的。2001年山西太原收购辽云凤纹金靴(第5卷第20页至第21页),长9厘米,高10厘米,应是金质皮靴模型。可以参考历代其他铁质、铜质、玉质鞋履考察其象征意义及实物交通史料的价值。清黄慎苏武牧羊图轴(第5卷第83页),为1951年山西太原收购。在诸多以苏武牧羊为主题的历代画作中,这幅画面所见苏武的形象神态表现出特殊的个性。1946年12月1日印邮政《太岳区干线图》标注“秘件”(第6卷“山西博物院近现代文物卷”第176页),1946年6月印《士敏县乡村邮线改进图》标注“唯恐遗失此图任何人不得照绘照抄”(第6卷“山西博物院近现代文物卷”第174页),都是难得一见的邮政史料。这些文物资料的集中展示,既方便了从事专门研究的学者,也有利于馆藏文物所包涵文化信息的民众共享。

    1978年山西稷山马村4号墓出土金陶塑二十四孝(第4卷“山西博物院综合卷”第46页至第69页),设计唯美,制作精致,工艺高超,成为一组价值优异的艺术品。不过其中一件作品“鲁义姑舍子救侄”的故事,出自《列女传》“鲁义姑姊”,似与“孝”无关,为什么进入这组陶塑,对于关心相关问题的人们或许可以成为思考的谜题。笔者注意到除此之外,还有“郯子鹿乳奉亲”“郭居埋儿”“杨香搤虎”“刘明达卖子孝父母”等作品也都出现了未成年人形象,值得社会生活史研究者珍视。几件清平遥蔚盛长票号婴戏纹牛角印章(第5卷“山西博物院综合卷”第228页至第229页)是晋商史研究可资利用的珍贵文物实证,同时也反映了这些印章使用时代商业社会对儿童生活的关切。

    被杭世骏称作“工部档案”的明吕震等撰《宣德鼎彝谱》,在《四库全书》中归入“谱录类一·器物之属”,内容包括“鼎彝名目”、制作“物料”以及“款式大小”,即现今通常所谓“形制”,即材质、工艺、色样、装饰、规格等。还记录了“陈设”地点和“敕赐”去向。有些还介绍了器物的用途。如“螽斯殿东椒阁陈设疏盖凤足彝”“仿《绍兴鉴古图》式减小。高七寸六分,腹深三寸八分,足高一寸七分。重八两二钱。十二炼洋铜铸成。棠梨色。盖耳及足错以赤金。此古人熏燎之器,所以用盖,盖又疏通,使香烟四达以熏被服者也。陈设东椒阁。”《山西珍贵文物档案》对于珍贵文物的基本信息包括文物名称、国家普查平台登录号、收藏单位、收藏单位原始编号(或辅助账号、发掘号)、级别、分类、尺寸、年代、来源、入藏时间等10项内容,一一具体详尽地载录。其信息全面收存的追求,继承了古来“鼎彝”“器物”“谱录”的传统,又在科学性、真实性、完整性等方面远远超过了旧式“档案”。

    当然,《山西珍贵文物档案》也存在可进一步完善之处。第1卷“山西博物院青铜器卷”第170页收录的战国络绳纹土匀铜錍,来源为1974年山西省太原冶炼厂拣选,分类显示为“度量衡器”,恐有不妥。经故宫博物院熊长云提示,因刻铭标示容量,可参考丘光明《中国历代度量衡考》的方式,称为“记容器”。第2卷“山西博物院侯马盟书卷”图版制作尚有改进的空间。如果排版与调色更为合理,研究者利用则更为方便。而第6卷中“《抗战日报》合订本”“《晋绥日报》合订本”以怎样的图版形式表现更为合理,或许也还可以斟酌。

    山西省是全国文物大省。山西省的考古工作者和文物工作者是发现、保护、研究和利用文物的功臣。《山西珍贵文物档案》主编宁立新在这部书的前言中表示,要“继续对珍贵文物的收藏情况、鉴定品级情况、信息记录资料、收藏流转情况等做出进一步的核对和完善,并及时将文物档案的主要信息公之于众,以提升公共文化服务的能力和水平”“利用编印《档案》的任务压力,反过来助推藏品日常管理的精细化和藏品档案的建立健全”。从已经推出的《山西珍贵文物档案》1至6卷的质量看,编者的这一愿望无疑是可以实现的:“我们希望这套《档案》能成为全省文物单位依法保护、管理、利用珍贵文物的工具书,同时也能有利于文物信息的社会共享,起到公共文化服务的积极作用。”

    明代学者杨荣宣德三年(1428)九月为《宣德鼎彝谱》作序,以华丽语句赞美该书记录的对象:“商彝周鼎,画被龙文;汉簠秦尊,纹追凤彩。诚谓天朝之伟器,昭代之尊彝,在宗庙则与瑚琏并珍,在朝廷则与球琳共宝。”称明代文物为“伟器”,大概是许多文物学家不同意的。我们面前的这部《山西珍贵文物档案》,堪称琳琅满目,“龙文”“凤彩”,甚为精善。不仅书的内容收纳了历世真正的“商彝周鼎”“汉簠秦尊”,其设计制作质量之高妙,也堪称“珍”“宝”。我们祝贺《山西珍贵文物档案》的成功出版,也对这套书即将问世的其他13卷满怀深心的期待。

    微信图片_20190510101309_meitu_5.jpg

    山西省文物局编,宁立新主编:《山西珍贵文物档案》1-6卷,科学出版社2018年6-10月版,1800元

    编辑蔡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