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保护传承文明基因 呈现更多中国精彩

    发布时间:2019-06-12

    编者按:在“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到来之际,6月6日,“推进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工作座谈会”在国家博物馆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部长黄坤明出席会议并讲话。近120名来自相关部门的负责同志及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参加会议。3位部门领导和3位专家学者在会上发言。《光明日报》6月9日刊登了座谈会部分发言,这里摘登其中两篇发言,以飨读者。


    奋力谱写文物事业

    改革发展新篇章

    国家文物局局长 刘玉珠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文物保护利用进行战略谋划、整体部署,有力推动了新时代文物事业持续保持向上态势。

    探索符合国情的文物保护利用之路迈出坚实步伐。十八大以来文物工作的实践证明:加强党对文物工作的领导,全面落实党委政府主体责任;保护和利用好文物资源,守牢文物安全底线红线;不断完善文物保护法律制度建设,形成政府主导、部门协作、社会参与的文物保护利用格局;推动文物国际交流合作,扩大中华文化影响力;强化文博队伍政治意识和业务素质,提升文物治理能力和水平——这是一条行之有效的文物保护利用之路。

    文物工作亮点纷呈。一是确保文物安全放在首要位置,加强协同配合,打击文物犯罪、火灾隐患整治、文物法人违法案件整治等专项行动取得重要成果,16个省份将文物安全纳入地方政府绩效考核评价体系。二是让文物活起来多措并举,博物馆改革发展日新月异,跨界融合创新方兴未艾,“博物馆热”渐成大势,积极探索文物市场活跃有序发展路径。三是加强法律保障、制度设计和精准管理,文物保护法修改列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一类项目和中央文化立法五年计划,现有16部文物保护法律法规、200余部地方性法规规章,编制341项国家和行业标准。四是革命文物保护利用工程稳步推进,四部门联合公布第一批革命文物保护利用片区分县名单,赣南等原中央苏区革命遗址保护利用工程助力54个县脱贫攻坚。五是文物国际合作成为外交“重头戏”,文物展览成为国事活动“金名片”,中国援外文物保护工程和合作考古成为“一带一路”文化领域重要收获。

    全国文物系统要以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物工作重要指示批示精神为根本,坚决守住文物安全的红线底线,加强长城保护、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统筹实施“一带一路”中外合作考古,加快推进亚洲文化遗产保护行动。以深入贯彻落实中办、国办《关于加强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的若干意见》《关于实施革命文物保护利用工程(2018—2022年)的意见》为关键,坚持部门协作、上下联动,有效推动文物保护利用改革重大举措落实落地,加快推进革命文物保护利用工程,助力脱贫攻坚、乡村振兴和老区发展,着力解决政策落实的“最后一公里”问题。坚持问题导向,围绕党中央和习近平总书记关心的重点难点,聚焦社会关注的热点痛点,动真碰硬、补齐短板,攻坚克难、担当作为,主动服务党和国家工作大局,积极对接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扎实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活动,突出发挥革命文物资源的重要作用,守初心、担使命,找差距、抓落实,统筹推进新时代文物事业改革发展新局面。

    我们应成为

    国际考古和遗产保护大国

    北京大学教授、考古系原主任 李伯谦

    这几年,文物保护工作、考古工作越来越国际化,我们在国际上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认可度越来越高。像柬埔寨吴哥古迹保护国际行动,已经25年了,中国已经从最早的参与者,成为这一领域的主导者。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还承担了乌兹别克斯坦、尼泊尔、缅甸等国家的项目。我们国内科研单位和高校也有很多走出国门,洪都拉斯、埃及、印度等国都有我国参与的考古项目。这一方面弥补了中国考古研究的空白,另一方面,也将中国考古学放到亚洲、世界的视野里。这是中国考古学发展的必然结果,说明我们的学术研究理论和成果,正在影响国际学术界。

    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存在的问题。一是统筹规划、整合不够,大家都是各自为战,力量分散,难以充分发挥整体作用;二是队伍建设、人才培养严重不足。在此,我建议:

    第一,要加强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和政策指导,注意各个机构、高校之间的交流合作,既要服务国家大局,也要保证学术质量,避免一哄而上。习近平总书记两次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讲话中都提到了考古领域的合作,我们要完成这一任务,真正成为国际考古和遗产保护大国。

    第二,要加强人才培养和队伍建设。应该在国内高校设立相应的专业研究方向,和国外联合培养。我们国内的科研机构和高校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北大设立了外国语言与外国历史专业,社科院考古所设立了外国考古研究中心。人才队伍建设是一个长期的工作,一定要久久为功,也希望国家能够给予政策支持。

    第三,要重视援外工程建设中的文物保护工作。“一带一路”地区历史悠久、古代遗存丰富,在这里开展援外工程,尤其要注意文物保护问题。要尊重这些国家的历史文化,真正体现出中国的大国责任意识和担当精神。

    第四,在中华文明探源工程中增加世界文明比较研究的专项课题。充分发挥国家重大课题的影响力和吸引力,带动国内外学术研究力量参与我们的研究,讲清楚中华文明与世界文明的差异,讲清楚中华文明在世界文明中的重要意义。

    (《光明日报》记者李韵整理 发言原文刊载于2019年6月9日 7版)  

    编辑蔡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