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出版传媒

    文博出版传媒

    提倡风气 突出特色 强调普及

    评委眼中的2018年度全国文化遗产十佳图书及推介活动

    发布时间:2019-06-12本报记者 贾昌明

    每年的全国文化遗产十佳图书和优秀图书,是由来自文博各领域的专家组成的评委会在认真审看样书的基础上,经过综合评议,最后通过投票产生的。评委们通过其专业和综合的视角,对十佳图书和优秀图书、推介活动本身乃至当前文化遗产图书出版情况自然会有一番点评。记者连续5年全程参与了推介活动,对评委的很多评议感触颇多。现就此次终评会评委们的一些点评和感受,选择几个方面,一起分享他们带给我们的收获。

    01_meitu_1.jpg

    02_meitu_2.jpg

    03_meitu_3.jpg

    04_meitu_4.jpg

    05_meitu_5.jpg


    几十年的治学与思考


    此次终评会,有两位老先生,他们的书都荣获了“十佳图书”。一位是已故的故宫博物院原院长张忠培先生,他的系列三部书——《中国考古学·尽到自己的心》《中国考古学·说出自己的话》《中国考古学·走出自己的路》荣登榜首。评委认为,这是张忠培先生在最近20年对中国考古学发展的深入思考之作,是他作为老一辈考古学家,见证了新中国考古学的成长和发展,对中国考古学的学科建设及在社会文化中的地位等方面思想的凝结,对中青年学者无疑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另一位是北京大学资深教授严文明先生,他的《考古学初阶》也榜上有名。评委指出,和张忠培先生的著作所不同的是,这是严先生早年长期研究教学的心得,从现在来看,不管是从学术史还是学科建设方面仍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从学理上对中国考古学有着深入的研究。

    记者感受到,每年的推介活动,老先生出的书,都会引起评委们的格外重视,这不仅出自对前辈的尊重,更重要的是对他们一生严谨治学、不断思索的成果的高度肯定。近几年来,就有谢辰生、苏东海、徐苹芳、严文明等老先生的书上榜。他们一生孜孜不倦的探索,对文博事业发展的深入思考,无疑是一笔巨大的思想财富。

    白云翔   
    ▲ 柴晓明




    考古报告不但要出得好,而且还要出得及时


    考古发掘报告是每年出版的文化遗产图书的重要组成,也是每年推介活动的保留种类。和往年不同的是,今年上榜的考古报告比例有所下降。但从初评结果和评委在终评会的评议来看,倒并不是因为2018年出版的考古报告不够多或不够好。实际上,2018年出版的考古报告佳作颇多。但是在推介名额有限的情况下,评委更多考虑了其他类富有特色、具有创新性的图书,力图让上榜的图书更加“多元化”。这次有两部考古报告上榜,均被评选为“十佳图书”。《南海Ⅰ号沉船考古报告之二——2014~2015年发掘》颇受重视,评委认为,每年陆上的田野考古发掘项目有几百个,而水下考古屈指可数。“南海Ⅰ号”是中国古代沉船保存非常完整的一艘,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发掘方法在全世界水下考古中都是独一无二,且报告出版比较及时。另一部是全四册的《蓝田吕氏家族墓园》。宋代金石学大师吕大临的家族墓被发现并进行科学的考古发掘,是历史的巧合。该报告对整个吕氏家族墓园包括家庙的发掘和整理很完整,体现了聚落考古的思想。2010年该发掘项目荣获“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从墓地发现到报告的出版历经9年,报告出版及时又具高质量,站在宋元墓葬考古研究的前沿。

    近几年的推介活动,考古报告是评议的重点,评委们比较看重报告的研究水平。有不少已经成为教科书上经典的重大发现,其报告历经几十年后终于问世。如果其研究水平能得到评委的青睐,是比较有机会上榜的。然而考古报告的整理、编写和出版,是一个具体工作上急不得,周期上又拖不得的综合工作。部分重要考古报告整理编写太过拖延,是近年来在业内屡屡被提及的问题。此次终评会评委们特别指出,这两部重量级的考古报告出版都比较及时。由此可以看出,在不断强调考古报告的产生不应拖得太久的今天,评委们的选择无疑具有强烈的提倡和指向意义。

     白云涛   
    ▲ 董新林




    创作小朋友喜欢看的书


    每年的全国文化遗产十佳图书推介活动,所邀请的评委都是文博界各领域的资深专家,他们对文化遗产专业书籍自然会有深刻的认识,但同时也不会忽视文博普及类读物。因为他们深知,只有让广大公众更加了解中国悠久灿烂的古代文化,理解保护文物的重要性,民族自信心自豪感才能真正弘扬,文物保护工作才能真正落到实处。几乎每年的终评会,评委们都会强调,创作公众喜欢看的优秀文博普及类读物,其意义不亚于重要专业书籍的编写。这次,我们看到有一部专门为小朋友创作的绘本——全五册的《中国国家博物馆儿童历史百科绘本》,在终评会上屡屡被评委们提及。他们纷纷表示,这套书是直接针对祖国的未来——儿童所创作的,会让他们在喜闻乐见之中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把中国古老的历史文化化作生动有趣的图画,对历史文化的普及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从推介活动来说,推出这样一部优秀的普及读物,也具有导向意义。果不其然,该书以高票成为“十佳图书”。记者翻开绘本,方才感受到什么是“精心制作”,历史上的各种生产生活场景,在画家的笔下活了起来。

     潘守永   
    ▲ 钱春峰




    推介有特色的学术专著


    每年出版的文化遗产类图书中,学术专著占比不少,佳作甚多。能够引起评委注意的,还要求在相关领域填补一定空白,引起一些讨论,具有一定特色。今年获得推介的专著很多,基本都具有评委所关注的几个特点。如《文明以止:上古的天文、思想与制度》是用天文考古学研究揭示传统的宇宙观体系,从本质上阐释中国文化的特点及核心价值。评委指出,当前在进行世界文化遗产申报的时候,所考察的内容已经开始出现从展示历史文化到展示思想价值观的转变,从价值观的提炼来说,该书具有很好的参考价值。又如全八册的《秦直道丛书》,评委指出,修建秦直道是秦朝统一中国以后的重要举措之一,但文献记载有限。上世纪90年代以后,才陆陆续续有了一些研究工作。在此基础上,这套书对秦直道有关问题的方方面面做了系统梳理,是目前秦直道研究最为全面系统的专著。再如《敦煌莫高窟风沙危害及防治》,面对莫高窟数百年来所遭受的风沙危害,研究者经过长期攻关,明确了水分、根系、沙尘、盐分等对石窟的影响,阐述了防护体系的综合防护效应。这项工作解决了重大问题,填补了相关空白。《中国纺织考古与科学研究》一书,评委指出这是多位专门研究古代纺织品的专家,把现代科技和考古结合起来,所撰写的目前最为全面和有深度的古代纺织品研究专著。

     黄元   
    ▲ 魏崇



    文物工作图书引关注


    不论是厚重的考古报告或资料集成,还是精美的文物图录,亦或是深奥的学术专著,这些图书所反映的成果,都是围绕并服务于全国文物工作的体现。而文物工作该如何更好地贯彻“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十六字方针,一直以来都是不断探讨的话题。此次获得推介的21种图书中,有3种属于文物工作范畴,反映出文物工作在评委心中的地位。其一是《保护遗产  永续根脉——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利用实践研究》。评委指出,当前的文物保护工作,除了业内的“正规军”,社会力量作为“志愿军”,参与文物保护的主观意愿不断提高,社会积极提倡,行业不断吸引。而文物保护离不开社会力量积极参与,社会力量如何参与,的确是一个非常值得探讨的问题,这是一个全新的论题,为以后更好地发挥社会力量进行文物保护提供了基础的研究。其二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制度研究》。评委表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我国长期执行的基本文物保护管理制度,该制度是如何产生、发展的,在历史上起到了什么作用,该书提供了一个清晰的解答。同时该书也让我们思考这一制度在当下日益复杂的文物工作形势下的发展趋势,无疑又开启了一个新的探索领域。其三是《中国考古事业:2012~2016》,是国家文物局从事业发展的角度,组织各地、各单位对十二五期间国内的考古工作作了系统的梳理和总结,对今后的文物工作具有很重要的借鉴意义。

     潘路   
    ▲ 郑军




    对活动本身的一点思考


    按照《全国文化遗产十佳图书推介活动章程》,最后的结果是评委们经过审看样书、充分评议后,通过无记名投票的方式产生的。此次终评会“十佳图书”的投票过程有些“胶着”。先是第九、十、十一名票数相同,进入第二轮投票三选二,结果又出现第二名和第三名票数相同的情况,直到第三轮投票才分出胜负。可见评委们对投票的反复斟酌。

    今年的终评会,评委对投票格外慎重。也有评委对一些入围终评的佳作没有成为“十佳图书”或“优秀图书”感到惋惜,认为“名额”有点少。记者从自己亲历的连续几年全国文化遗产十佳图书推介活动中,多少也可以理解这种心情。这几年,是我国文物事业大发展的几年,也是文化遗产类图书出版欣欣向荣的几年。2010年之后,每年纳入推介活动的文化遗产类图书,2011年度有164种,2012年度有181种,2013年度上升到327种,2014年度更是上升到545种。之后的数年基本稳定在500多种。也就是说,原先每年平均在不到10种书中推介1种,现在差不多要在25种以上中才能推介出一种。不仅在数量上,近几年,文化遗产类图书除了传统的考古报告、资料汇编、学术专著外,文物工作、“大家”写的“小书”、儿童读物等书籍的出版呈现出蓬勃发展之势。好书、有特色的书比以前多了,如果没有获得推介,未免有“遗珠之憾”。当然,推介活动本身并非要较出高低上下,而是通过这项活动让社会更加关注文化遗产类图书,乃至关注整个文博界的发展。如何让推介活动更加优化合理,还需大家一起探讨。

     杨璐   
    ▲ 张广然


    《中国文物报》2019年6月11日第5版

    编辑蔡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