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出版传媒

    文博出版传媒

    唐代墓志研究的新成果

    ——读《昭陵墓志纹饰图案》

    发布时间:2019-04-16董海鹏

    墓志记载墓主的生平事迹,是重要的石刻文献。唐代墓志数量众多、内容丰富,为历史墓志之冠。近年来,随着考古发掘工作的不断展开,出土的墓志越来越多,人们对墓志也越来越重视。不少学者利用唐代墓志资料研究历史问题,获得了一批重要的学术成果。以往人们关注的主要是墓志中的文字,对于墓志上的纹饰图案,则很少进行研究。近年出版的《昭陵墓志纹饰图案》是唐代墓志研究的新成果,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开拓唐代墓志研究的领域

    唐代墓志数量巨大。已经出土的唐代墓志数以千计。浙江大学墓志数据库收录唐代墓志拓片6062种。而日本学者气和泽保规所编《唐代墓志所在综合目录》(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所收墓志6828种,加上志盖1909种,总量达到8737种。尽管这些统计均不全面,但由此可见唐代墓志之一斑。

    墓志是记载墓主生平事迹的。有些墓志的墓主在正史中有传,有些则没有传记。即便志主有传,其内容也可能与墓志有所差异。因此墓志有证史、补史、纠史的作用。正因为如此,学术界比较重视对墓志的整理与研究。整理唐代墓志的著作已出版多种,其中影响较大的有《唐代墓志汇编》(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及《唐代墓志续编》(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唐代墓志铭汇编附考》(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1993)、《隋唐五代石刻文献全编》(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3)、《隋唐五代墓志汇编》(天津古籍出版,1991)及《千唐志斋藏志》(文物出版社,1989)等等。研究唐代墓志的著作也有几种。如杨向奎《唐代墓志义例研究》(岳麓书社,2013),对唐代墓志的首题、撰者、志文、铭辞及撰写过程进行了探讨。 齐元涛《隋唐五代碑志楷书构形系统研究》(上海教育出版社,2007) 论述隋唐五代碑志楷书构形,涉及唐代墓志书法。姚美玲《唐代墓志词汇研究》(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专门研究唐代墓志中的常用词汇。张同印《隋唐墓志书迹研究》(文物出版社,2003)主要研究唐代墓志书法及其历史地位。至于利用新出墓志研究唐代历史文化的论文就更多了。

    但是,上述成果均与唐代墓志志文有关,而很少涉及墓志和纹饰图案。据笔者所知,涉及墓志边饰的只有张鸿修《唐代墓志纹饰选编》(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1992)及少量论文。《昭陵墓志纹饰图案》一书对昭陵出土的46合墓志的边饰进行了系统的研究。全书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论述了昭陵墓志的背景。第二部分具体论述昭陵墓志的纹饰图案。第三部分收录了昭陵墓志的拓片及线描。阅读此书,我们可以感受到其结构合理、内容丰富、图文并茂、深入浅出,既是严肃的学术著作,又有一定的鉴赏价值。作者在论述昭陵墓志时,以墓主人入葬的年代为顺序。在叙述墓志纹饰时,也站在观者的角度,按上、下、左、右的顺序进行描述。所绘线描图相当精美,给人以美的享受。所列附录也有重要的参考价值。这种研究,在唐代墓志研究方面尚属创新,从某种意义上讲,它开拓了唐代墓志研究的领域,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唐代墓志研究的空白。

    揭示唐代墓志纹饰图案的价值

    唐代墓志一般呈正方形,厚度约为15厘米左右,有志有盖,称为一合。凡是有盖的志石,多为覆斗形,刻饰分为三层,上部盝顶为盖,篆书或楷书死者的官衔及姓氏。盖边和斜面称斜刹,是主要的装饰部位。斜面以下称为侧立面,饰纹从简。墓志底部也分为上平面和侧立面两部分,饰纹多在侧立面。该书不仅对墓志盖和墓志底的纹饰图案进行了分类研究,而且对昭陵墓志和全部纹饰图案进行了比较分析,从而使该书具备了较强的学术性。

    昭陵出土的46合(方)墓志,本应有92件,但因保存不够完整,有些志石无盖,故只有88件。作者对此88件志石全部进行了锤拓,以拓片为主,结合志石进行深入研究,绘制出93组258张线图。这些线图包含了372个单体图案。其内容大体上可分为以下几类:

    花卉图案  墓志盖上出现最多的是忍冬蔓草花卉,还有宝相花、缠枝花、荷花等。墓志底亦多忍冬蔓草纹。有的花多叶少,有的叶多花少。这些图案可以独立进行装饰,在变化中任意组合,或增或减,或疏或密,都起到很好的装饰效果。

    动物形象  图案与动物相兼的手法,也是唐代石刻图案中主要表现形式之一。图案的内容为藤蔓花草,志盖上的动物纹饰非常醒目。写实动物以四神为主。四神是按方位分布的:前为朱雀,后为玄武,左为青龙,右为白虎。此外,还有瑞兽及猛兽。墓志底的纹饰则以十二生肖为主。十二生肖多在志底侧而出现。它代表十二地支,其形象分别是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等,每边三个图形,布于四侧。十二生肖有写实的,也有神化的。肖像以外,还有大量的云纹、兽纹、禽纹图案,用以补空。图案组合美观,装饰效果良好。

    几何图案  几何形图案在墓志刻饰中起附助作用,出现在补白和填空的位置。虽然占面积很小,但与大面积的流动线条相衬,直线与曲线形成鲜明的对比,刚柔相济,出现了迥然不同的效果而别具一格。

    作者在对这些纹饰图案进行微观研究之后,还将昭陵墓志纹饰分为72单体和17种不同组合,对志盖志底的纹饰进行分类比较,深入论述了昭陵墓志的纹饰、组合及其规格,分析了昭陵墓志纹饰图案的变化特征及其继承性、创造性与多样性。从而深化了我们对唐代墓志纹饰图案的认识。

    展示唐代墓志边饰的魅力

    唐代墓志边饰属于线刻画的范畴。从雕刻艺术的角度来看,唐代墓志的纹饰,受到墓志形制的限制。但唐代的雕刻艺术家在限定的面积里,讲求章法,合理布局动物、植物和非生物图案,手法灵活,以平列取势。在均衡中突破局限,在平稳中有所夸张。流动旋转的弧线,如云似水。从而赋予这些纹饰图案生命,增强了它的艺术魅力。

    该书的价值不仅在于它开拓了唐代墓志研究的领域,为我们揭示了唐代墓志本体的历史价值,而且还在于它以志石依托,为我们提供了全部昭陵墓志的拓片和线描图。如杨温墓志志盖拓片、志底拓片、志盖盝顶线描、志盖斜杀与侧立面线描及志底侧面线描。拓片为整幅精拓,用墨均匀、轻重适宜、相当清晰。线描图系在拓片基础上描绘,重点突出、纤毫必现。方位、大小标注清楚,使人一目了然。

    该书系统展示了昭陵墓志纹饰中的动物、植物和非生物图案。其中动物形象达到334个,包括十二生肖15组180只,瑞兽、瑞鸟6组72只,四神17组68只,走兽8只,芝角鹿4只,神兽2只。这些动物形象看上去颇为传神。至于大量的植物花卉图案,线条流畅,看上去也很精美。所有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展现了唐代雕刻艺术的魅力。

    正如作者所说,昭陵墓志纹饰图案的花卉、蔓草多于四神、生肖图案,表现出唐代蔓草、花卉逐渐流行的总趋势。另外,不少带有异域情调的动物互斗、追逐、扑咬的形象,则反映出唐代中外文化交流的信息。

    总之,昭陵墓志纹饰图案是唐人为我们留下的“生命记忆与生命印记”。它呈现出传统与时尚交替的状态,具有继承性、创造性和多样性的特点。从《昭陵墓志纹饰图案》一书放眼望去,我们可以想见其他地区的唐代墓志的纹饰图案也是有价值的,也需要进行保护、研究、开发和利用。

    昭陵墓志纹饰图案_meitu_41.jpg

    (《昭陵墓志纹饰图案》,昭陵博物馆编著,文物出版社2015年11月出版,定价380元)


    《中国文物报》2019年4月16日第7版

    编辑蔡苧